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大幕开启紧锣密鼓图

2018-11-30 18:40:31

大幕开启 紧锣密鼓(图)

▲胡大娘坐在老房子的床上,笑着回答的提问,但离开老房子,她还是很不舍

太原市晋阳湖片区大规模改造大幕已经拉开,这场改造中,受关注的就是涉及20个城中村的拆迁。

为了城市发展,曾经住习惯的老房子要被拆掉,在这场舍小家、为大家的拆迁安置中,我们看到的是不舍、焦急、期待、信心。每一种表情背后,都真实折射着城市发展建设过程中遇到的阵痛与希望。

“就是舍不得我这老房子啊。”

——胡大娘

“我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回过家了,以前工期不紧的时候,每周会抽时间回家看看女儿,可现在天气越来越冷,有些工程马上要暂时停工。为了不影响明年交工,大家都在忙着赶进度,回家的事情就先放一放吧。”

——郝建军

“去年,晋源区一年拆迁130万平方米,今年,截至目前,已经拆除280万平方米。晋源区北阜村和义井村已经完成整村拆除的目标任务。”

——刘铁牛

居民:依依不舍

老房子一住就是四十年

“就是舍不得我这老房子啊。”胡大娘打量着眼前这间有些破旧的平房,声音哽咽。胡大娘是太原市吴家堡村的村民,今年已经70岁了。

晋阳湖片区改造,在20个城中村中,涉及5个村的整村拆除,而吴家堡村就是其中一个。改造大幕拉开后,拆迁工作迅速开展。11月30日,来到吴家堡村时,远远看到一堵围墙将整个村庄围挡起来,从原村口进入,围墙内外显然是两个世界。一块写着“吴家堡村欢迎您”的照壁立在土路中间,满是灰尘,它的两侧,石头砖瓦堆起的小山到处都是。顺着土路往西走,路旁零星的几家院落也显得“灰头土脸”。

在路口的一家院门口,见到了胡大娘,她两手环抱胸前,正在四处眺望,看到,赶忙开门迎客。跟着胡大娘走进院内,正对面便是一片坐北朝南的平房,在东西两面各有两间小屋,一间是厨房,一间是储物室。院子里到处灰蒙蒙的,铁锹、扫帚随意地“躺”在墙角下,一个地窖大敞着口,几株尚存绿意的植物也被盖满了尘土,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住过人了。

掀开棉门帘进入胡大娘家,黑色的炭炉上放着茶壶,已经烧开的水涌出白色的雾气。大概是家里烧火的原因,四面的墙体已被熏得看不出原本的白色,家里弥漫着一股煤烟味,有些呛人。头顶上,一根直径约20厘米的圆木横架在屋顶,圆木中央吊着一盏白炽灯。

“我娘家以前在牛家营村,54年晋阳湖改造要扩湖,为了让路,整个村子都必须搬迁,就是那个时候我们一家搬进了吴家堡。”胡大娘回忆,当时她只有十一二岁。如今,这位七旬老人又要为晋阳湖片区改造第二次让路搬迁,让她离开这住了近六十年的地方,实在很纠结。

“姑娘,我是真舍不下这个老房子啊。”胡大娘告诉,她19岁结婚,嫁入的婆家也在吴家堡村。30岁时,她和丈夫凭自己的努力盖起了这片院落,一住就是40年。“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是我和老伴两人亲手建的,老伴去年走了以后,也只有这个老房子能给我一些慰藉。”

胡大娘有三个儿子,小的也有40岁了,三个孩子各自成家后,也相继住进了距离吴家堡村不远的小区里,“孩子们孝顺,非要接我去楼房里住,可我就是住不惯,每次住不了几天,就自己回来了。”习惯了住在老房子的胡大娘,住进儿子家,像是与世隔绝一般,上下楼不方便,人与人之间也少了交流。“还是我这院子好,养些花,种些菜,闷得慌了出去转一转透透气,找邻居们唠一唠聊一聊,轻松得很。”

“关键的是,这个院子是我一辈子的心血,里面还有我和老伴40年的回忆。”胡大娘说,“趁着现在还没有都拆完,我就想能在这老房子里多住几天。”

施工者:认真坚定

为建设安置房已经快一个月没回过家了

城市改造离不开决策者的细心规划,更离不开施工人员的辛勤劳作。11月26日,-5℃,寒风呼啸,街上的行人像粽子一样包裹得严严实实。乘车沿旧晋祠路一路向南行驶,行至北阜村城中村居民安置小区建设工地,站在工地围墙外,就能看到十几架橙黄色塔吊遍布在工地各处。走进工地,一幅规划图被立在醒目的位置,从楼体设计到公园绿地,所有的公共设施都清楚地呈现在图纸之上。

在工地西北角上,七八个施工人员正在进行打桩作业,机器声轰鸣不休。不远处一个水池旁边,三个工人师傅正围着一台抽水泵,“怎么回事儿?是不是电机有问题了?”身穿黑色薄棉衣的男子蹲在泵前一边测试一边询问着。

他叫郝建军,太谷人,32岁,有一个已经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为了能给家人创造一个好条件,他常驻太原打工挣钱。今年10月份,他加入北阜村居民安置小区的建筑工程队伍中。

郝建军告诉,在这个工地上同时在建的有好几幢安置房,他和另外两个工人师傅是配合7号楼的打桩工作。据他介绍,打桩机将土块粉碎后,注入水将粉碎后的土制成泥浆,再将这些泥浆排放到眼前的这个大水池里,而郝建军三人的工作,就是及时清除水池的泥浆,为打桩工作提供方便。在大家看来,这样的清除无非就是把池里的泥浆用水泵抽出而已,但郝建军和同伴一样尽心尽力地工作。“别看我们的工作好像很简单,可是一点儿都不轻松。”郝建军说,每天早晨7点,他们三人就得起床上工地,开始一天的工作。“我们一天至少要清除3到4次泥浆,听着似乎工作量不是很大,但每次清除都需要3个多小时。只要有泥浆排进池中,我们就要及时清除,否则会影响打桩机的正常进度。凌晨一两点工作也是常有的事情。”他说。

当问到是否有时间回家探亲时,郝建军有些无奈地说:“我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回过家了,以前工期不紧的时候,每周会抽时间回家看看女儿,可现在天气越来越冷,有些工程马上要暂时停工。为了不影响明年交工,大家都在忙着赶进度,回家的事情就先放一放吧。”他说,虽然很想家,想可爱的女儿,但是工作绝不能马虎。

指挥者:满怀信心

年底前的拆迁目标一定要完成

“年底一定完成5个城中村的整村拆除工作。”11月30日,上班族们正在悠闲地享受周末时,刘铁牛却在会上向区领导汇报着晋阳湖片区的建设情况。

刘铁牛是晋源区晋阳湖片区领导办公室指挥部城改部副部长,制定拆迁计划、划定133城改用地、对接每个村的建设方案……整个城中村改造工作都是他的工作范畴,与村民沟通,向领导汇报,上传下达一样都马虎不得。

此次晋阳湖片区改造涉及20个村的拆迁,目前,7个村的拆迁工作正在加速运行。其中,有5个村要在年底前完成整村拆除的工作目标。“虽然有压力,但是我们有信心。”刘铁牛信心满满地告诉,“这个目标任务,年底一定能拿下。”

说起城中村改造工程,让人头疼的就是拆迁工作,可为什么刘铁牛会如此有信心呢?“信心,也是教训中一步步磨练出来的。”刘铁牛坦言,刚接手这项工作时,确实是一头雾水,感觉无从下手。

在刘铁牛看来,这次晋阳湖片区改造,就是要彻底把农村的生活习惯转变为城市的生活方式,对一直处于城市边缘的城中村来讲,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是在城中村村民眼里,改造就意味着要破坏他们生活了多年的家园,甚至有村民认为,没有了房子,收回了土地,就断了他们的生计。于是,漫天要价赔偿、有意阻挠拆迁等现象不断涌现。

为了让村民配合拆迁,整个晋源区政府不断研究拆迁政策方案,在一次次的动员工作中,征求村民的意见,挨家挨户上门了解情况,在一次次的摸索研究中,政策方案一步步走向完善。刘铁牛介绍,根据太原市城中村改造的有关政策和要求,晋源区政府从各部门抽调出100余人专门成立了晋阳湖片区城中村改造领导组,在完善组织机构的基础上,让手续办理的流程一致、整村拆除的标准一致、招商引资的合作方法一致,所有政策制度详尽严谨。“去年,晋源区一年拆迁130万平方米,今年,截至目前,已经拆除280万平方米。晋源区北阜村和义井村已经完成整村拆除的目标任务。”刘铁牛信心十足地告诉,目前,正在进行吴家堡、武家庄和南阜村整村拆除工作,到年底,今年的工作任务一定可以完成。不仅如此,太原市的城中村西寨村和木厂头村的整村拆迁工作也在有序进行中。“2014年的城中村改造工作计划,我们都已经规划好了。”他说。

晋源区的拆迁工作,在太原市各城区名列前茅,已经成为典范,据介绍,不久前长治城区、县区的城改办负责人还亲自组织团队前来交流经验。

文/图 本报 路丽虹

扫路车价格
广州废品回收公司
小白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