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雅拉冒险笔记 第三百五十五章 态度转变的意义

发布时间:2020-01-18 16:10:14 编辑:笔名

雅拉冒险笔记 第三百五十五章 态度转变的意义

“并不算是有什么顾虑。”聪明人之间的交流方式,让听众除了感到深深的郁闷和打人的冲动之外,再没有任何其他感受,他们往往会用最简单的方式来说服彼此:“而是说出来也没有意义。”

“为什么会没有意义”维斯顿借黛妮雅的口问道:“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吗”

“没有。”潘尼斯摇头道:“也可以解释的很合理。”

“那怎么能说没有意义”维斯顿追问道:“既然合理,就不能忽略这个可能性。”

“不忽略又能怎么样”潘尼斯反问道:“是您敢赌这个概率,还是幸运之神敢赌”

黛妮雅沉默了,抬头对着空中沉默了许久,才替维斯顿说道:“他说他不敢。”

“所以。”潘尼斯一拍手,摊开手说道:“问题解决了。”

“不,没有解决,反倒是变得严重了。”黛妮雅突然走进了几步,近距离盯着潘尼斯的眼睛,距离近到潘尼斯甚至可以直接闻到对方的身体上传来的泥土的芳香。慈爱的女神大人用一种非常非常慈爱的语气说道:“而且我相信,如果你也不肯给我们解释清楚的话,问题会变得更加严重,我想你一定听说过神罚这个词。”

“喂,黛妮雅大人,您这样不对吧。”很显然,解决了维斯顿的问题,让潘尼斯心情更好了,瞬间就恢复了曾经的姿态,瞪大了眼睛哭丧着脸说道:“难道不该是您去威胁维斯顿大人,她们威胁我才对吗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她们过后找我索要解释才对吗为什么您会直接过来威胁我啊,目标弄错了吧。”

“没弄错呀。”黛妮雅理所当然的说道:“你觉得自己和维斯顿比起来,谁更容易欺负一点,我当然要选择更容易欺负的目标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

“您可是女神大人啊。”潘尼斯翻着白眼说道:“这样直接说出来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黛妮雅想都不想就直接答道:“没有谁规定神灵就不能欺负人,而且真正信仰我的人,也不会因为这种事就怀疑自己的信仰,最关键的是,谁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呢,你们会吗”

迎着黛妮雅的目光,包括芙拉尔在内,所有的女士们同时面无表情的用力摇头,迅速后退几步和潘尼斯之间拉开距离,眼睛各自瞟向其他方向,装作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

“喂喂,你们怎么能这么做,咱们这些年的友谊呢”潘尼斯哀怨的说道:“尤其是你,爱娃,你怎么也学成这样了。”

“和你学的。”爱娃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觉得这样很好。”

“你看。”黛妮雅人性化的眨眨眼说道:“这大概就是你们人类创造的那个词了吧,自掘坟墓,对,就是这个词。看来,是时候降下神罚了。”

“咳咳咳。”潘尼斯一阵干咳:“黛妮雅大人,您不能这样啊,您的慈爱之心呢”

“你放心,我会很慈爱的对你施以神罚的。”黛妮雅冷哼一声说道:“还是说,你打算求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老老实实的解释清楚你和维斯顿在讨论什么事”

“我错了,请务必原谅我。”一瞬间,潘尼斯就选择了最正确的选项,毫无原则的求饶道:“请您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啊,黛妮雅大人。”

在一旁听着双方毫无意义的调侃,少女们并没有觉得如何,但芙拉尔的心里又一次一声轻叹,不过这一次倒不是遗憾,而是发自内心的感慨和喜悦。作为神灵的侍奉者,女王陛下很清楚神灵们的原则,为了维持自己的神秘性和权威性,神灵们必须把自己摆在一个高位上,和凡人们拉开距离,而不像黛妮雅说的那样不在乎形象和距离的。无论神灵们用何种态度对待凡人或者说对待自己的信徒们,慈爱也好,严厉也好,蔑视也好,漠然也好,其实本质都一样,都是要让信徒们对自己有足够的敬畏,然后才会产生信仰。所以神灵们绝不会像现在这样随意的玩笑,因为那样会严重影响信仰中畏惧的部分,即便关系再亲密,这也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黛妮雅对丽娜不会这么做,对少女们不会这么做,对芙拉尔自己不会这么做,甚至在几个月前,就连对待潘尼斯也不会这么做。现在黛妮雅用这种态度对待潘尼斯,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已经把潘尼斯看做了完全对等的存在,也就是另一个神灵,只有这样,黛妮雅才会如此随意的调侃潘尼斯,而不是以前那样带着居高临下意味的调侃。

因此,在位自己深爱的人得到神灵的认可而喜悦的同时,芙拉尔心里也不由得感慨,神灵们其实也是如此现实的存在,可以在几个月之间,态度变化就如此之大。

“你想的并不全对。”女王陛下的脑中响起了最熟悉的声音,那是尤克特拉希尔大人的声音,从芙拉尔孩童时代就一直关注着她的森林女神可以算最了解芙拉尔的存在了,早已从芙拉尔的表情中猜到了她的想法。女神大人并没有因此而不满,反而很温和的解释道:“黛妮雅的转变,的确是因为她认可了凯尔信仰父神的资格,你应该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但这并不是因为她现实,而是因为对于我们来说,以前谁都希望他在将来能投入自己的麾下,所以并不会这么随意,需要保持上位者的高度。但是现在大家都放弃了,很显然,他从此和死神一系不可能再分割开了,大家没必要再为此而浪费时间,所以这时候,态度自然由上位者的拉拢变成对等的唔,等等再说吧,孩子,我也很好奇他和维斯顿说的什么。”

“其实刚才维斯顿大人的问题很简单。”潘尼斯最终还是屈服于黛妮雅的威胁下,很老实的说道:“他认为,以达纳库斯的狡猾,说不定在阴谋之中还有阴谋,当我们觉得自己看穿了他阴谋的时候,其实踩进了他的另一个阴谋里。”

未完待续。

长春治疗银屑病的药物
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效果最好
贵州哪所医院治疗癫痫症好
泉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中山如何治疗牛皮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