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太和革命烈士之子搜集父亲遗物自建爱国教育

发布时间:2018-12-14 01:31:05 编辑:笔名

太和革命烈士之子搜集父亲遗物 自建爱国教育基地

父亲牺牲的时候,赵均刚满5岁。长大后,他穷尽一生,去寻找父亲的印迹。他把从全国各地搜集到的父亲遗物,珍藏在阜阳市太和县原墙镇父亲的故居,还在故居外广种松柏,让这块原本只有两间破草房的乡村一隅,变成了一片散发书香的烈士家园。今年4月5日,“书香园”被太和县正式挂牌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但赵均却在几个月前溘然长逝。

父亲赵书香为革命捐躯

“书香园”的名字来自于赵均的父亲赵书香。1910年,赵书香生于原墙镇刘庙行政村祝赵庄,少年时入私塾读书,后又考入太和乡村师范学校,并加入中国共产党,走上了革命道路。“九·一八”事变后,在小学任教的赵书香带领学生、群众走上街头,宣传抗日。

1932年,赵书香前往蚌埠,考入省立第二乡村师范。在此期间,嫉恶如仇的他继续着文赋诗、散发传单宣传抗日,并想方设法恢复党组织。不幸的是,由于叛徒出卖,赵书香于1935年1月在蚌埠被捕。

据太和县委党史办公室资料记载,在狱中,赵书香忍受严刑拷打,始终坚贞不屈。1935年5月,他被解往安庆饮马塘看守所,遭到反复提审刑讯,一个月后,赵书香被折磨致死,遗尸马山,时年25岁。解放后,赵书香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穷尽一生搜寻父亲印迹

父亲牺牲的时候,赵均才5岁,被母亲赵岳氏抚养成人。赵均继承了父亲的遗志,勤奋读书,努力工作。他娶了一位贤惠的妻子,子孙也很有出息,分居在瑞士、美国、北京等地。但在亲朋好友看来,赵均很少打开话匣子,好像总是不太开心。

赵均之子、中国科大教授赵永飞很理解父亲,“父亲的寂寞来自于生命的深处,他虽然得到了的母爱,也对父亲引以为傲,但5岁丧父的他,仍免不了孤独。”

对父亲的思念催促赵均用一生去寻找。早在上世纪50年代,刚参加工作的赵均就前往安庆寻找父亲的遗骨。后来,他又多次前往安庆,但始终不知父亲葬身何处。赵永飞也曾陪伴赵均去过安庆,“他想为爷爷堆一座坟头,但总是失望而归。”

虽然找不到父亲的遗骨,但赵均没有放弃,那怕是大海捞针,也要为父亲留下纪念。赵均带着子女走南闯北,前往北京、西安等地,寻访父亲生前同窗,请他们回忆父亲的革命事迹和生活点滴,并仔细记录下来。他还四处搜寻父亲生前的物件、文稿,甚至读书时的课本,然后珍藏起来。

费尽心血修成烈士故居

赵均把关于父亲的每一件物品,都存放在老屋里。那里原本只是两间破败的草房,赵均在原址盖了三间平房。赵均想给父亲建一座纪念园,名字他都想好了,就叫“书香园”。村里有人劝赵均别搞什么故居,整些其他的,但赵均不为所动,他心里有一个金钱无法衡量的梦想,就是把对父亲的思念固化在书香园里。

赵均利用工作之余,到处找松柏。经过几十年的工夫,他在三间房外种了一二十棵松柏,其中还有两棵高大挺拔的雪松,已经从小树苗长到四五层楼高。现在,走进书香园,眼前苍松劲柏,一片郁郁葱葱。赵永飞说:“为了这些树,父亲没少花功夫,先要找树苗,然后在其他地方种,还要移栽回来,平时更是要花时间养护。”

1998年,赵书香故居“书香园”终于正式落成,为了修复纪念设施,“烈士后人自己筹集资金,费尽了心血”。

纪念园成爱国教育基地

看着书香园里父亲的遗像、遗物,红色烈士家属的牌匾,以及满屋名士题词,赵均欣慰地笑了,他用几十年的时光,兑现了一生的承诺。但赵均并不满足,他不想将这笔财富据为己有,而希望与更多人分享先烈的革命事迹和执着信念。

附近越来越多的中小学生走进了书香园。在那里,他们缅怀先烈、感受赤子之心,还能看到那首着名的遗作《谁家玉笛暗飞声》。这是赵书香80多年前亲笔写的一首长诗,后来赵均将原稿献给了国家军事博物馆,现在保存在省博,故居里是复印件。在这首“九·一八”事变后写成的长诗的,赵书香奋笔疾呼:“偷安的睡狮他还在朦胧,整个的岛屿快被鲸吞,附着的万物何处偷生!睡狮,醒是不醒!?”

故居落成后,赵均和家人不断给书香园添砖加瓦,充实内容,书香园的名字也越传越远,甚至有附近乡镇机关将其作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场所。而在今年3月,在赵均去逝几个月后,太和县将书香园确定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并于4月5日正式揭牌。(项磊)

聚缩酸母液
广播音响设备
标准集装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