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透视村医在花都第465章祛除狼毒

发布时间:2020-01-26 11:44:06 编辑:笔名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465章 祛除狼毒

一间特殊的医疗室内,陈帆站在窗口,轮廓分明的脸迎向升起的太阳,在他身后的床上,躺着像木乃伊一样被绷带缠着的孤狼。

陈帆正对着窗外发呆的时候,床上的孤狼的手指动了动,随后他缓缓睁开眼,看见床头的一束雪莲花。

孤狼试图挣扎着坐起来,但都失败了。

“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

陈帆转过身,双手抱在怀,看向床上的孤狼。

“我要站起来。”

孤狼倔强着,将床摇得咯咯作响。

“昏迷了三天,你觉得你还有力气站着吗?能活着已经不错了。”陈帆来到孤狼的身边,观察了孤狼的脸色几眼,说道,“之前误会你了,抱歉。”

孤狼骤然变得沉默,他盯着窗外默默发呆,好一会,他说道:“我的包呢?”

“没人会随便动你的东西,都在呢。”

陈帆来到柜子边上,从里面取出一个条像绷带一样的东西,这个绷带条一样的东西,居然是由狼皮做的,里面有些鼓鼓的,似乎装着不少东西,这个狼皮包,是从孤狼的腿上拆下来的。

孤狼从陈帆手上拿过狼皮包,用颤抖的手拆开,用力一抖,包里面掉出来不少东西,包括小刀,火机,压缩饼干,真空水袋,银行卡,绳索,护照,还有身份证等等,不过混在在其中的有一样东西,却瞬间吸引了陈帆的注意。

此物像一个鹌鹑蛋一样,通体雪白,似玉非玉,体表布满霜色,里面有血色的纹路涌动着,它明明是一个死物,却像在内部蕴藏着奇妙的生命。

“狼丹!”

陈帆瞳孔微眯着,终于认出那个鹌鹑蛋一样的东西是何物,他的脸上充满震惊之色,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动物体内结出的丹,尽管他在医书上见过不少关于动物内丹一类的东西,比如蛇胆,虎骨,熊掌,麝香等等。

但这些东西离丹何止差了十万八千里,据说只有动物彻底突破年龄限制,吞食特殊的东西,才会在体内结成丹药,陈帆还记得他十四岁那年,曾经杀死一条巨蟒,它的蛇胆内部就结成一颗指甲盖大小的东西,就那么一小点东西,就让老道士欣喜不已,加入其他的药炼成了一枚龙葵丹,让陈帆服下,而就那么一枚不起眼的丹,就让陈帆的实力发生过一次质的飞跃。

如今,陈帆见到一颗完整的狼丹,怎能不震惊,而且,这枚狼丹,对陈帆来说,价值远远超过他炼制整炉的清心丹,即使他在昨天利用从柳家那里得到的药又炼制出一炉清心丹,加起来,也不如这一枚狼丹珍贵!

“我孤狼这一辈子,从来不欠人人情,你救了我,这个东西给你。”

孤狼将狼丹递到陈帆面前,他的目光没了之前的孤傲,或者说,他整个人失去了斗志,或许是因为他大仇得报,多年的目标得以实现,反而变得无所适从。

陈帆并没有虚伪的推辞,而是从孤狼手上接过狼丹,狼丹握在手心,像一块温润的玉,暖洋洋的,而且他的心中,泛起一股奇异之感,此时,他仿佛变成了一只狼,一只西伯利亚雪狼,身处在雪山满满的世界,仰头一啸,山林万物臣服!

“它应该有一段不凡的故事吧?”陈帆看向孤狼,“如果这是一个让你悲伤的故事,那不说也罢。”

孤狼面色惨白,手杵在床上,陈帆伸手把他扶了坐起来,他目光看向窗外,露出缅怀之色。

“我出生在天山脚下,那一年,雪特别的大,我出生那一晚,黑沙来袭,圈养的羊全部被狼叼走了,我的父亲认为是我的出生给家里带来了灾难,他在黑沙漫天的夜里,把我丢进了雪山,我本来是要被狼吃掉的,可是那一只狼将父亲养的羊全部咬死储存在狼穴里,那是一头非常特别的狼,它产了八个狼崽,它叼走我父亲圈养的羊,自己的八个狼崽却被其它的狼当食物吃掉了,所以,我成为了狼的儿子,我六岁的时候,养我的狼将狼穴附近的所有狼都杀死了,它带着我进了西伯利亚,十二岁,我遇见了三爷,开始学说人话,他派人教我本事,不过我一直活在冰雪世界里,我以为,我会像狼一样活着,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养我的狼,它已经很老了,它甚至连猎杀一只兔子都变得困难,后来,我找到了一朵特别的花,它服下之后,再一次变成了西伯利亚的狼王,有它在,我横行无忌,后来我加入了特情局,一晃十多年,当我回到森林的时候,遇见了白狮,他居然在猎杀将我养大的母狼!”

孤狼的脸上骤然涌出痛苦之色。

“狼再厉害,又如何比得过狡诈的人,母狼快要死的时候,它狠狠咬住了我的手,我永远也忘不了它自己撞上刀口的抉择,所以,我染上了狼毒,不过,真因为体内混杂了狼血,我的实力,比以前强大了何止十倍!如今,我终于替它报仇了。”

“它是一只了不起的狼。”

陈帆感叹道。

“是的,它夺走了我父亲养的羊,却养大了我,都说狼无情,可我却宁愿重新做狼。”

孤狼转而看向陈帆。

“我没有几天好活了,所以,我一定要回到西伯利亚去,回到故乡,我死,也要死在那里。”

“你不会死的,你体内的狼毒,我有办法替你驱除,原本,会有不少麻烦,不过,有了这枚狼丹,我现在就能做到。”

陈帆说完,兀然出现在孤狼的身后,几根银针没入他后背的穴位,然后他身影一闪,出现在孤狼的身前,他将手上的狼丹向前一抛,一道翠绿之光将狼丹包裹着,狼丹悬浮在空中,滴溜溜一转,那翠绿之光从狼丹内部蕴酿数秒,忽而夹杂着一丝丝寒冷而血煞的气息,朝着孤狼的眉心窜去。

孤狼瞪大了眼,似乎对狼丹不受外物所托而能悬空惊讶不已,可他被陈帆封住了穴位,人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看着陈帆施为,当那肉眼可见的翠绿之光没入孤狼的眉心之后,孤狼整个人再次膨胀着,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

啊啊啊啊!

孤狼惨叫着,那没入在他后背的银针噌噌噌破体而出,银针尖带着幽幽绿色的液体!

他体内的狼毒,被陈帆一口气清除殆尽。

“搞定!”

陈帆手一挥,散落一床的银针被陈帆卷走,孤狼身体向后一倒,再一次昏睡了过去,陈帆将手上狼丹往手心一扣,消失不见,门外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秦皇岛市骨科医院预约挂号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电话多少
安徽医治癫痫病的医院
威海治癫痫病的中医院
泉州男科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