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笑破残阳

发布时间:2019-06-25 13:15:29 编辑:笔名

百年一度的圣池,马上就要开启了,神州之上但凡是有点野心的势力都是要参加一手的。≤顶≤点≤小≤说,ww◆2¤≯om更何况那些只是来看热闹的人。天戟王朝自导自演的这出闹剧,在神州家主苏正轩亲自到来的情况下显得有些自乱阵脚。因为他来的时候不仅仅是带来了属于家主的威严和属于家族的威势,同样的还有三年之前,天戟王朝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举措,比如暗中派遣什么人在什么地方偷袭过哪个家族矿脉,出什么价格悬赏谁的人头,等等一些事情。当然,这些事情不可能明面上的说出来,作为一代人杰苏正轩,他有着自己的处理方式。但很不巧的是,在处理过程之中他遇到了一些意外。当下,妙神宗传宗十五城,几乎难复当初奢华,战争所至,兵戈相伐,原先存在着的一切几乎毁之殆尽,神州闻之一派哗然。在无数修士的压力以及各大家族器宗,药盟的压力之下。明面上的天戟王朝开始慢慢的实施一些补救的政策。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妙神宗位出群山之中,来来往往很多时候只有那样一条路,每当深夜的时候,苏正轩就会在这群山之巅俯视这苍茫大地。谁也不知道的身姿。而那一次,他习惯性的走到了他一直常去的那个地方的时候,却是多出来了一个。这个人给苏正轩的印象的深刻,甚至于这个人给这个历史留下的印象也的深刻。他就是七阶胆敢挑战八阶修士的天才修士步入八阶之后却是选择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嗜杀者——一代传奇——拓跋渊。夜晚的罡风吹起来他的衣服。显得有些落寞,黑色的长衫似乎给了他隐匿在这黑夜之中很特别的便利。作为一名嗜杀者,必须以掩饰自己隐藏自己作为自己的要务。但是事实上,拓跋渊和夜无尽的做法是如出一辙的。他想要杀的人,从来都会堂堂正正的死在自己的脚下。用自己强悍的实力击溃他,击溃他们的自信和实力。这,就是他拓跋渊。“你在等我!”苏正轩是神州家主,可以说他的一举一动对于神州之上的局势都有着的影响,同样的他也必须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做出一些影响局势的事情。比如类似于妙神宗。龙家、器宗、药盟这样的中间势力,极具影响力的势力还是让他保持中立比较好,当然如果有条件的话。他也不会放弃掉让他们感恩戴德的机会,如果感恩戴德做不到的话,那么让他们欠下一份人情也是不错的。等待苏正轩的不是什么话语,而是一把迎面斩来的全力的刀锋。有着撕裂夜空的能量。让人心生惧意的刀芒。随之后来的还有在刀锋之后的那双像是能够看穿一切的双眸。平静的让人感到不安。让人想要逃走。苏正轩毕竟是苏正轩,他是神州家族的家主,他是神州家主,他的身上是天下代表的一切,实力,荣耀,心机。资源。几乎是一瞬间的,在这把刀和他双眼之间就已经架上了一把长剑。这是一把金色的剑,古朴大气。丝毫没有那种可以做旧或者岁月的痕迹,但是出手的时间给人的感觉就是岁月。岁月的痕迹。岁月沧桑的味道扑面而来。剑身比之于一般的剑还要宽些许。比一般的剑也要厚一半左右。在剑柄的位置,刻着两个字——逍遥!借着这样的力道,苏正轩还有拓跋渊两个人一起退向了远方,每一次的交锋,每一次的挥剑和舞刀这漫漫的长空之中都会被撕裂一般的难堪。这夜空似乎忍受不了这样的能量而变得阴风怒号。层云叠雾。随随便便的一记削砍斩提都能够将身后几百米远的山峰拦腰斩断,他们的破坏了相当于之前天戟王朝在这里发动的战争所做过的全部。然而战斗并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他们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一刀一剑的交叉,两双平静到了极点的眼眸,就这样在黑色的夜空之下,在刀刃和剑身的交叉点上这样看着彼此。拓跋渊收刀而立。似乎他刚才什么都没有做。他像是一个看破了桑仓红尘的智者一样注视着这刚才破坏过的苍茫夜空,锦绣大地。背对着苏正轩的他有一种孤独的意境。“你来,不会是找我打一架这么的简单吧!”苏正轩收剑而立,从这个背影之中他读到了很多,至少这一点是极为肯定的。一个高手不会这么无缘无故的站在这里只为了跟你较量,但是却不会分出胜负这么的简单。“六个月之后,我在火灵之地等你,一决生死!”这些话他说的很慢,很重,细细听来似乎是从喉咙之中发出来的一样郑重。如这夜空一样的深沉。所留给苏正轩的还是这样坚挺的背影,他始终没有回头。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甚至是连辩驳的机会都是没有给苏正轩,他就这样潇洒的离开。注视着拓跋渊离开的方向,苏正轩还是和往常一样,站在这里沉默沉默,但是注定的是,他这一次要站的时间很长很长。五灵之地,乃是神州之上仅次于古山,毒王谷,暗魔渊之下的第四大禁地,说是禁地也是针对于某一些层次的人来。这里曾经一度成为了七阶修士的历练之地,但也不是简单的随便的七阶就可以在里面完好无缺的走出来。这是很需要实力的。在五灵之地之中也是有着层次的划分的,其中为危险的就是火灵之地,相传,这是流传为古老的一处。按理说产生时间长的地方应该因为岁月的关系而逐渐的变的黯淡起来,但是这一次却是一反常态。 火灵之地从产生之时起便是有着愈演愈烈的情态。当世甚至是可以和暗魔渊并列的禁地,只是因为五灵为一体,所以一直没有怎么区别。不管怎么样,火灵之地都是一出极为危险的地界,在那里七阶只能勉强存在,可以说丧命的可能性超过百分之八十,八阶在其中也是危险重重,曾经就有过八阶强者喋血于此的教训。让人望而生畏。战书已下,就算是苏正轩有着很多的事情要处理,也不得不迎战,因为他是苏正轩,也因为他是拓跋渊。………在通往妙神宗的这条路上,随着圣池开启日期的迫近,这条路上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从月明城向外延伸,大约有着千里左右的距离,有一处俗世之中的城池,这是的一座可以进入秒神宗路的城镇。从这条路一直走,就可以直达月明城,但是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入的。道关卡是这座名为大琪的城镇,这么多年的发展也终成为了一个诸多势力和利益参与下的摆设。而重要的则是则条路上的崎岖坎坷,普通人是不能到达的,修为低下的也是不能到达的,因为这条路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人走的。甚至是有着很多的漏断都是架空而立,其下是看不见底的万丈深渊。这也算是对于来人的一种考验吧。而就在这条路的起始的位置,此时有一个身着红色衣服的男子,静静的站在那里,似乎在等人,似乎又不像,他一个人背对着这人来人往的人群。似乎更像是在欣赏那鬼斧神工的天然奇观。在到达这里之前,他看到过一张有着悬赏的名单,上面罗列了很多在计划之中的人物。要么是家大业大的公子,要么是神州之上稍有名气的人物。在他前面的这片地域,他曾经扔下去过好几个了。而接下来所出现的,正是名单上所出现的两个人——寇占,云强!随着他嘴角邪魅的笑容,似乎这空气都突然变得有些凌冽,当这一张绝美的容颜转过来的时候,很正常的吸引了人们全部的时间,血色的衣衫,血色的长靴。绝美的脸孔。“阁下有事么?”面对突兀的停在他们眼前的这为男子,他们显得有些意外。“有。杀你!”他说的这么的随便,似乎他们就是脚下的蚂蚁一般。(未完待续。。)

福州癫痫好的医院
南昌的癫痫病医院
雅安治疗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