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品外贱内高致使每年流失百亿税收图

2018-10-26 13:32:39

“品”外贱内高 致使每年流失百亿税收(图)

进口商品高税负时代何时终结?

进口税税率成为今年全国“两会”的热词。商务部部长陈德铭近日表示,相关部门正在研究进口税税率调整问题,希望对进口税税率做出改革。源于高税率带来的海外购物热,消费者、税收双流失的现象已经引起人们普遍关注。专家指出,降低进口税税率是大势所趋,税率调整有利于国内产业转型,也有利于打造购物天堂。

“品”外贱内高

每年百亿税收流失

上周末,家住东坝的耿女士按照惯例收到了快递公司送来的一箱海外代购的明治奶粉。耿女士告诉,她的儿子8个月断奶以后便开始长期食用奶粉,曾经尝试过多个国内品牌,但在经历了三聚氰胺、性早熟等事件风波以后,加之儿子有“上火”的现象,耿女士通过朋友介绍,开始选择通过络代购的方式购买进口奶粉。

“一般我每隔两个月买一次,一次一箱8桶,正好一周1桶。”耿女士介绍,以其儿子常喝的明治二段为例,淘宝海外代购价格一般为元不等,由于自己选择的这家代购有商城的质量担保,价格相对较高,每桶为170元。耿女士算了一笔账:如果选择海外代购,每个月的奶粉钱大约为680元,即便算上运费不过700元,但如果选择在本地购买,购买渠道有限,一些品牌仅在为数不多的专业性超市及站有售,售价大约在元/桶,折算下来每月需要元,比选择代购高出一倍还多。

“听说差价都在税上,近有消息说国家要降低奶粉的进口税,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怕高一些我也愿意在本地购买。”耿女士说。

与耿女士同样选择通过代购规避高额税费的还有经常购买进口护肤品的苏小姐。“商场里的进口护肤品太贵了,T3免税店的倩碧黄油面霜两盒才462元,商场一盒就要460元。”苏小姐给看了其前不久通过代购从免税店带回来的护肤品明细:倩碧125ml黄油面霜,北京商场售价为每瓶460元,海外代购或T3免税店两瓶为462元;雅诗兰黛200ml红石榴水,北京商场售价为每瓶480元,海外代购或T3免税店每瓶仅为290元;碧欧泉30ml净透修颜隔离霜,北京商场售价为每瓶420元,海外代购或T3免税店约为每瓶230元……正是由于巨额差价,苏小姐从不在国内购买护肤品,一般是通过朋友出国带回或海外代购的方式购买。

“像化妆品、奶粉这样的日常用品,高税收已将其变成了‘品’,降低进口环节的税收是大势所趋。”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以进口化妆品为例,需要缴纳进口关税、消费税和增值税。产品的种类不同,进口关税会有所差异,从6.5%-18%不等,增值税为17%,消费税则高达30%,累计需要缴纳50%以上的税费。以某种化妆品为例,其进口价格为1000元,进口税为10%,进口完税价格为1100元,平行征收的增值税为1100元×17%,消费税则为[1100元/(%)]×30%,三项相加,此化妆品入境价格约1758元。

正是由于高额的税负,导致境内外的差价过高,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到境外去购买需要的商品,代购风潮一度盛行,造成购买力外流,不仅使得国家税收流失,还冲击了正规渠道销售的商品。

据《2010年度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报告全文下载:)显示,2010年海外代购的市场交易规模达到了120亿元,其中化妆品、品居多,即便是按照40%的税率计算,每年税收流失也高达数十亿元。

“这还没有算上中国人通过旅行等方式在海外购买品、化妆品等,如果全部算下来,税负流失超过百亿元。”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感叹。

征收模式跟不上消费变化

高税收阻碍购物天堂建设

和海外代购的方式不同,受海外商品低廉价格吸引,一些消费者直接选择通过出境购物满足自己的消费需求。

“我喜欢海外购物,和国内购物相比,一方面海外购物比国内价格便宜,另一方面,直接从产出国购买产品质量上也有保证。”因为工作关系,在外企工作的冯女士有机会经常去法国,这给她提供了海外购物的方便,也让她尝到了海外购物的甜头。“化妆品是我每次海外购物必然的选择,抛开质量方面的问题,光是价格海外购物就有一定的优势,法国的欧莱雅比国内的欧莱雅便宜将近一半。开始的时候,是我给国内的朋友带一些产品,现在我的朋友也开始选择直接出境购物。”

根据国家旅游局的数据,2010年国内旅游人数21亿人次,总收入约1.1万亿元,人次支出只有524元。相比之下,中国2010年出境旅游人数5400万人次,旅游花费480亿美元,人次支出约合人民币5800元。出境游客人次支出是国内旅游人次支出的11倍,是入境游客人次支出2300元的2.5倍。

其中,中国出境游客消费高的主要原因是购物,保守估计,购物支出占旅游总支出的比重超过60%,按金额计算超过300亿美元。目前国内各种普通商品极其丰富,出境游客在境外购买的主要是箱包、皮具、珠宝等品。根据国际着名市场调查机构尼尔森公司的统计,2009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一线城市居民到境外旅游,人均购买品的金额达900美元,可见国人尤其是经济发达地区国人对品的热衷程度。

“游客蜂拥到境外购买品,主要原因是中国在进口环节对品征收高额税收,导致国内外同类商品的巨大价差。”王健林告诉,我国目前实行的品高进口税政策主要形成于20年前,当时国内许多商品供不应求,通过收取重税来抑制需求具有合理性。

“但现在中国绝大多数商品供大于求,高税收政策存在的基础已不复存在,高税负反而成为中国在部分城市建设购物天堂的阻碍。”在王健林看来,品消费反映了居民消费结构和消费需求的升级,其定义和范围也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变化,过去认为是品的许多商品今天已成为日常生活用品,如化妆品中的口红、面霜等。面对变化,政策也应适时调整。特别是在当下,高税收并不能真正抑制人们对品的消费需求,只是将这部分消费转移到国外;同时还抑制了入境游客的购物消费,得不偿失。“大量消费通过旅游转移到国外,不仅降低了国内消费,也减少了就业岗位和税收,等于中国人坐着飞机给别的国家送去就业和税收。”

产品分类减免空间大

日用品存在降税可能

“无论是奶粉、化妆品还是其他品,我国确实有一定的减税空间。”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坦言,尽管目前尚未有部门准确测算过上述商品进口税负的减税空间,但由于原本税负较高,且百姓需求较为合理,相关部门理应有所考虑。

在减免达成共识的前提下,对进口税下调的具体措施,专家学者也给出了具体建议。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消费经济研究部副主任赵萍表示,进口税税率下调空间以及具体减免幅度,因产品情况而异,终减免幅度要根据国内市场状况做出研究后方能准确定夺,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对一些产品重新分类即可粗略地划定出减免空间。“当前我国进口税征收模式已跟不上居民消费结构的变化,随着经济的发展,一些产品已不再是品,设置进口税税率时,却把该部分产品定义为品征收高税,把这部分产品重新分类后,即可划定出减免进口税的空间。”赵萍表示。

按照她的判断,目前减免税可行的领域集中在衣食住行等方面。“奶粉、洗化用品、钟表、服装类产品、进口箱包、鞋帽等产品都存有降税的可能。在国内,因为进口税税率设置过高,国外中低档产品转到国内后摇身一变就成为商品,以GUESS产品为例,该产品在国外市场属于中低档消费人群即可购买的产品,但经海关进口后,高进口税税率让其变为国内市场的品牌,其身价也因进口税变得高于国内产品,这本身是不合理的现象,而这种不合理现象不是进口产品的特例,因此这些领域提供了的税收减免空间。”

赵萍建议,通过重新定义,根据消费结构把产品重新划分类别,把衣食住行中的部分产品从品行列中剥离出来,进行税收减免,是进口税调整的大势所趋。

在赵萍看来,因每种产品情况不同,因此在减免税过程中,可采取不同措施。以化妆品为例,按照现有进口税税制设置,部分化妆品被定义为品,在进口过程中征收30%的消费税,消费税作为引导消费结构的一个税种,其设置应与当前居民消费结构保持一致,当前大部分居民已具备消费化妆品的能力,对该类产品可通过降低或不予征收消费税方式减免税负。对奶粉而言,进口过程中,已不征收消费税,但仍有高达57%的进口税税率,该类产品则可通过直接调低进口税降低消费者负担。

事实上,国家相关部门已经开始着手降低进口商品的税负。根据此前海关总署签发的《进境物品税调整方案》规定:自2011年1月27日起,计算机、视频摄录一体机和数字照相机等信息技术产品税率从20%降低到10%,关税降低一半。

减税对产业是把双刃剑

“冲击说”“激活说”并存

“对于国内产业来说,减税可能迎来更大的产业冲击。” 作为税收专家,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坦言,自己并不支持通过减免奶粉等产品的税负扩大进口。

“中国的孩子不可能全部要吃进口奶粉,女同志们也不可能全部使用进口化妆品,当务之急还是需要提高本土奶粉、化妆品的公信力。”许善达指出,以奶粉为例,之所以产生天量代购,除了税负因素外,更多的是在三聚氰胺、性早熟等风波后,国内消费者对本土奶粉的不信任、安全感缺失,因此即便降低税负也仅仅是满足小部分消费者的需求。

事实上,保护国内产业的愿望,的确让一部分专家学者对进口税税率的调整持有不同意见。

“理论上讲,进口税完全可以不征收。但设立进口税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保护国内产业,另一方面是为提供稳定的税收收入,进口税之所以迟迟不调就是考虑到其设置的初衷,考虑到保护国内产业不受冲击。”中国社科院财贸所副研究员张德勇分析,之所以进口税迟迟不见真实政策落地,主要是考虑国内产业的发展前景。国内产业能增加就业岗位,也能为经济发展带来一定贡献,进口税税率下调必然会对相关行业产生冲击,对国内就业市场带来影响,因此下调进口税的过程还需慎重考虑。

不过也有专家指出,并不是所有行业都会因此受到打击。在赵萍看来,下调进口税税率,对国内市场的冲击因行业而异,外向度高的企业并不会受到致命性的冲击。“以洗化行业为例,据初步测算,该市场中我国外资所占的比重超过80%,如果减免进口税,虽然会有外资产品进入,但市场上依然是外资企业和外资企业之间的竞争,不会对国内产业造成冲击。另外,虽然我国在知名品牌制造、时尚引领等方面的能力尚欠缺,但中国制造的水平和能力集中在中档商品,因此适当调低部分中档化妆品,中档品牌箱包、钟表的进口税,不会冲击国内市场,反而会因为竞争的引进促进国内产业发展。”

降税有助调结构增税收

“中国制造”变“中国创造”

“如果进口商品的税负减轻,中国游客境外购物支出的2/3即200亿美元转移到国内,中国高端消费市场规模将扩大两倍。”在王健林看来,此前商务部的统计显示,2010年中国内地的品消费总额为107亿美元,在市场扩大后,将促使世界品牌不仅将制造基地设在中国,也会将设计、测试等关键环节放在中国,有利于“中国制造”向 “中国创造”转变。

“‘中国制造’向 ‘中国创造’转变势必会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王健林告诉,根据全国工商联调研显示,商业零售行业每万元销售额可以创造就业岗位0.085个,如果中国游客在境外品消费的2/3留在国内,加上境外游客在国内的品消费,至少增加20万个就业岗位。

此外,之前流失的巨额税收也有望回流。王健林给算了笔账,税负降低后,如果中国游客在境外品消费的2/3转移到国内,每年可增加40亿元税收;如果境外游客也能方便地在中国购买品,所产生的税收额将翻倍,加之代购等流失的税负,每年将为国库增添百亿元税收。

“更关键的是,相应税负的降低,有利于我们打造购物天堂及旅游城市。”

王健林指出,世界着名旅游城市无一不是购物天堂,如巴黎、纽约、香港、迪拜等。尤其是迪拜,受自然环境和文化传统限制,购物是吸引游客的主要因素。而国内许多着名旅游城市,只有游玩没有购物,等于少了一条腿走路。因此,降低品进口税有利于打造中国内地购物天堂。

海伦春天
临安宝龙广场
西安防水堵漏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