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女婴被扎12钢针难取那根竟要断肋骨

发布时间:2019-09-14 06:48:27 编辑:笔名

女婴被扎12钢针 难取那根竟要断肋骨

12根钢针、10个月27天的女娃……聊城女婴小子萱全身被扎12根针,是全国罕见的医疗案例和刑事案件,牵动着几乎每一个人的心。10月23日,受到社会广泛关注的“聊城女婴被扎钢针”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据小子萱爷爷透露,从上午十点半截至发稿前,小子萱的奶奶已被当地警方带走10个多小时,至今未返回家中。律师的分析可能是熟人作案伤害婴儿是重罪,山东泉舜律师事务所律师孙典军长期从事刑事案件领域辩护,他表示,从目前情况推测,女婴连续长时间被扎这么多针,可能是熟人作案。 12根钢针、10个月27天的女娃……聊城女婴小子萱全身被扎12根针,是全国罕见的医疗案例和刑事案件,牵动着几乎每一个人的心。 救救这个女婴!10月20日,聊城市内的医院束手无策;21日,小子萱一家来到济南求助,被建议去北京寻求救治;22日,北京儿童医院已接诊并将组织全院各科室会诊。 究竟是谁这么狠心?目前聊城市公安已立案,刑警已兵分多路开始调查。 镜头特写 抢救小子萱的 8小时 22日下午3点 小子萱在父亲与大爷陪同下,坐高铁赶到北京。 下午4点 小子萱到北京儿童医院,医院院长协调,安排4诊室初步会诊。 下午6点 小子萱开始拍摄CT,由于做CT 需要等孩子睡着,为防止孩子活动导致影象发虚,范光生一直哄着小子萱入夜。 晚7点20分 小子萱母亲赶到医院,报出孩子23斤,医生计量为孩子服用安眠药。 晚7点40分 小子萱服药不适,出现呕吐。 晚8点 小子萱再次服药,母亲含泪哄着孩子入睡。 晚8点半 小子萱睡着后,进入CT室,开始拍片。 晚8点50分 小子萱拍完CT,等待取片子。 晚11点 医院破例为孩子连夜赶出CT,医生根据新拍的CT片确定孩子腹部5根钢针靠近内脏,可能有危险,将留院观察。 紧急赴京 爸爸一天没吃饭,妈妈哭得停不下来 “我现在一刻也等不了了。”22日晚上7点,北京儿童医院CT室外,范光生抱着女儿小子萱,边擦汗边着急,他一天没吃饭了。怀中的小子萱不停地扭动身体,好像仍然不舒服,但10个月27天的她 无法用言语表达,只能凑着小嘴,在父亲脸上蹭来蹭去。“这个月14日,我刚去临沂找了个市政施工的活,一天120元。”范光生介绍,本以为除了在家务农,闲下来还能找份好工作,没想到20日得知女儿出了事,他当日撂下手头的活,打车一路赶回了聊城老家。 小子萱的妈妈也满脸是泪。“这一进北京,孩子妈就开始哭,一直哭到现在。”陪同民警介绍。“早晨就喝了小碗粥,下午3点我给她买了个小饼,好说歹说才吃了口。”小子萱的舅舅提起自己的姐姐,泪水直打转,“家里孩子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都急得团团转,到现在觉也睡不好,饭也吃不好。” 医院诊治 危及器官需尽快手术,今日全院会诊 晚上7点多,北京儿童医院外科急诊室,医生介绍,小子萱的病情当日无生命危险,但已危及器官,需要尽快做手术。 “孩子从下午4点多赶到医院后,4个部门的医生就简单做了个会诊。”小子萱的大爷介绍,医院随即安排了小子萱尽快做CT,查看体内针的位置,由于针扎在体内不同的部位,需要各科室都参与救治。经医院院长协调,23日,全医院所有科室的医生代表将统一会诊,确定救治方案。 据医生介绍,目前全国能救治小子萱的医院并不多,除了北京两家医院,就只有上海和南京有医院能救治。在上搜索,北京儿童医院确实有接诊孩子体内被扎针的案例,并成功救治,医院也同意为小子萱诊治。 “医生说,孩子体内被扎12根针,在全国还是次听说。”小子萱的家人说,“由于治疗需要在X射线照射下完成,孩子和医生身体都要受到损伤,而且取一根针的时间就特别长。为减少孩子身体所受伤害,医院初步决定给孩子穿上铅服,逐部位照射。”孩子大爷介绍。 警方立案 分多路调查,家人称孩子嘴里抠出图钉 晚上7点20分,聊城市公安局民警赶到北京儿童医院,进一步了解孩子救治状况。“已对孩子亲属等当事人全部做了询问。”民警介绍,聊城市公安 局刑警兵分多路,分赴孩子出事老家和北京医院,展开调查。目前警方已立案,抓住嫌疑人后将依法追究刑事,而公安部门已有了初步了解,但为不惊动嫌疑人,案件细节并不方便透露。 北京儿童医院辖区警方也赶到医院,对孩子的病情做了询问,并记录了孩子此前拍过的CT图,上面显示孩子的腹腔内错乱分布着12根钢针。 “嫌疑人是预谋了好长时间了。”小子萱的大爷向警方介绍,除了孩子体内的12根钢针,孩子母亲分别从孩子屁股上拔出过两根钢针,从大腿和腹部分别拔出过一根钢针。与此同时,此前家人还从孩子嘴里抠出过图钉,孩子也从嗓子眼里咯出过整粒的花生米。 深入调查 一个普通农家孩子为何遭此毒手?到底谁是凶手?22日,本报前往事发地聊城市高唐县清平镇刘庄村,孩子的奶奶在家里不断哀叹:“俺们家和谁都无冤无仇,为啥冲孩子使劲?” 事件疑云扎人的缝衣针被磨去针眼 22日11点30分,一行驱车赶到小子萱的老家—聊城市高唐县清平镇刘庄村。“整个村子都在议论,大家都没想到,孩子怎么会遭这份罪。”给带路的一村民说。 村内沿街一个不到20个平方的小屋就是小子萱的家。此时,亲朋好友和周围的邻居正安慰其家人。 对于到底谁下的黑手,一家人没有任何线索。小子萱的奶奶说:“我们一家人都很老实,没有和谁结过仇,拌过嘴,实在想不起会是谁干的”。 “孩子才11个月大还不会说话,原来一哭她妈妈刘玉香就喂喂奶哄着睡了。直到20日那天她妈妈骑车带着她去接9岁的大女儿时,她不愿意坐下,才察觉到臀部的红肿,就去了高唐县医院。本来在医院已经拿好药要回家,大夫建议给孩子拍个片子,检查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谁知道发现孩子体内有12根缝衣针。”小子萱的奶奶回忆,去医院之前就曾发现小子萱身上有4根针头,“当时以为是平时做活的针没有放好,孩子不小心坐进去了,给孩子拔出来之后也就没注意,一看X光片体内还有12根针,心里就凉了”。 而一个细节让孩子的奶奶心生疑虑,她当着的面从屋内一个桌子抽屉里拿出缝衣针,“这样的针我们家里也有,平时都挺小心的,但从孩子屁股拔出来的针被人磨去了针眼”。据她猜测,这是因为针眼无法穿过孩子的肌肉,只有磨去才能更深地扎入。 婴儿轨迹都是在屋子周围活动 据小子萱的家人介绍,由于她还不会走路,只能在家门口很小的范围内活动,从没出过远门。“孩子很乖,见谁都叫,所以大家都喜欢抱抱她。”小子萱的姥爷刘先生说。 “儿子和儿媳结婚10年,个孩子是女儿,现在9岁了。”小子萱的奶奶称,11个月大的婴儿是范光生第二个女儿,一家人都非常疼爱。平时儿子外出打零工,都是儿媳在家照顾,孩子小,很少离开大人的眼前,就是儿媳去接送大女儿的时候,两家的老人会轮流看着。 “他们一家人都很实在,都是老实人,不会得罪人。”一位邻居称,发生这样的事情觉得不可思议。 爱心募捐村里乡亲纷纷伸出援手 “范光生的家里条件差一些,家里人主要都是务农,妻子没工作专心照顾两个孩子。孩子被人扎了针治疗费也挺困难,都是邻居们给凑的。”一位邻居说。 范光生家里,一个小本子上密密麻麻记着捐款人的数额和名字。“亲戚和邻居都赶来给小子萱凑钱。”范光生的岳父刘先生说,一晚上就凑到5000元钱。22日,高唐县清平镇刘庄村委会大喇叭号召全村捐款,救助被全身扎针的小子萱。 此前,21日范光生夫妻二人曾带着小子萱来到济南多家医院看了,无法治疗。无奈之下,他们选择前往北京。“我女儿和女婿可能就带了1万多元。”刘先生说,他很期望能有好心人帮助自己的外孙女。 目前,《聊城晚报》也在追踪女婴事件的进展。本报联手《聊城晚报》一同发起呼吁,期望能有好心人为小子萱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特派李永明 李鹏发自聊城) 专家声音有没有生命危险主要看针扎位置 齐鲁医院小儿外科主任王克来说,平时科室经常会接诊缝衣针进入体内的幼童,但一般都是一两根缝衣针,或是家人不注意,将针别到孩子的衣服或小被子上导致,或是孩子自己淘气,不慎碰到缝衣针导致,“像这名11个月的孩子体内被扎12根缝衣针,很罕见,肯定是人为所致,一般都是身边比较熟悉的人。” 王克来说,如果缝衣针进入体内,不能像鱼刺一样挑出来,必须是边透视定位边切开皮肤肌肉将针取出,或者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在胸腔镜下微创将针取出。如果是单纯取出一两根针,治疗难度并不大,“关键是体内有那么多针,一下取出很难,对孩子创伤肯定很大,且是在X光的照射下,对孩子的影响更是难以预估。现在治疗难度主要是在定位取针上,因为针在体内随时游走,所以很难定位,精确切取。如果针长还相对容易,针短的话就更难了。” 王克来表示,孩子有没有生命危险,主要是看针扎的具体位置。扎在臀部的针可能会游走到盆腔或直肠里去,进入膀胱或直肠,有可能尿血;扎在腹腔的针有可能进入大小肠,造成腹膜炎等炎症,出现发烧、包块等;扎在胸腔的针有可能造成气胸,呼吸困难,或者针也可能进入心脏,如果刺破心壁,很可能引起大出血,危急生命。


如何进入微店
微信开店流程
微信小程序制作教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