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鑫报呕心沥血三电亾

2019-02-21 22:10:49

鑫报:呕心沥血三电亾

望着窗外匆匆上班的年轻人,杨永青感慨万千。他脑海中浮现出了这样一个让他难忘的镜头:那是2001年,他刚到三电的时候,职工工资每月才拿240块钱,一个新婚不久的小伙子,为了养家糊口,白天在三电上班,晚上又到高速公路施工地去打工,这个心灵手巧的小伙子还利用闲暇时间,编织一些鸟笼等小玩意儿卖掉后贴补家用。尽管这样,媳妇还是嫌他太穷,毅然跟他分手。一想起这个故事,杨永青就感到心酸。 ◇ 张学江

出生于1954年的杨永青,早在部队当过工程兵,后来在榆中贡井当过乡长、书记、武装部长,又调任榆中县发改委主任。2001年底,当榆中三电濒危的时候,重担压给了他。这可是承担着400多个就业岗位,事关榆中39万农业人口救命工程的一个大摊子啊。想想就知道他当时的压力有多大了。就任当天,他召开了职工大会,给职工作出承诺:你们收的水费除了交电费外,所有的都用来给你们发工资。至于工程需要的其他资金,我去向上面争取吧!这些你们都不用担心很快,他们的工资也由原先的240元涨到了400元。看到这位新来的主任这么满怀信心,一些原来离开的职工不久又回来上班了。

一个企业的命运总是与人息息相关。军人出生的杨永青,是一个实干家,也具备良好的管理能力。从一个行业转到另一个行业,那里有困难,他就被组织调到那里。刚到三电,他才发现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连年亏损,入不敷出。因此,有50多名老职工看到这个烂摊子后,办理了停薪留职,转干其他行业去了。2008年底,职工的工资涨到了700元,让杨主任忧心的是,这些职工们大多都是职工子弟,许多都是没有念过多少书的。由于体制原因,干部也是从33个干部中选拔的,而不能从400多个职工中提拔。还有一个尴尬是,单位无法注入新鲜血液,接受过现代化教育的大学生们一方面是因为待遇问题不愿来,另一方面是由于体制原因进不来。事实上,这样一个庞大的事业县级单位,属于干部的只有33个,其余400多个都是工人身份。年轻人总是有魄力的,高学历的年轻人总是敢想敢干。

三电的开山鼻祖翁建才正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1960年3月,这个只有28岁的香港小伙子走进了苦甲天下的陇中大地榆中,三电工程二次上马时,他担当了榆中水利事业的开拓者。这个工人家庭出生的年轻人,被喻为甘肃省引水堤灌事业的开拓者。他靠自己的聪明勤奋,只花了3年时间,就完成6年学业,13岁到镇上的码头抄磅贴补家用,后转到广州百货店当学徒。业余时间坚持自学,1952年考上武汉水利学校,3年后,以成绩毕业。组织上根据他的要求,将其安排到甘肃省农林厅水电局,在苦甲陇上的甘肃中部干旱地区从事技术工作,常常奔走在黄河、洮河、大夏河两岸的崇山峻岭、旱塬大坪上。翁建才不是一个坐在办公室里规划设计的工程师,而是亲自翻山越岭,实地勘测,与民工一起奋战的工程师。一次,由于饥寒交加,他倒在了荒坡上。

我总希望能到工作难而又多的地方去锻炼。假如给我一份每天二十四小时的工作,我不会叫苦,也不会感到疲劳打瞌睡翁建才在学校毕业前夕写的这段话,成了他奋斗终生的真实写照。从50年代到80年代,寒来暑往30载,为了改变西北高原干旱缺水的面貌,为了发展偏远地区的工农业生产,为了使高原人民过上富裕幸福的生活,他风餐露宿,不畏艰苦,呕心沥血,牺牲了个人的幸福,献出了自己的一生。他去了,他身后留下一眼眼甘泉,一股股清流,一道道大坝,一片片绿荫。

想一想,昔日的翁建才和今天的杨永青是何其的相似。翁建才在那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在险情四溢的荒山野岭上带领民工开渠凿隧。民工在围堰上被水冲倒,洪峰冲走水泵,工人跳河打捞的情况时有发生,而今天,杨永青这样的实干家仍在为三电奉献。

:海迪

F法国站第次练习赛梅奔前两位Kimi快过
李宗伟血洗前世界战林丹落空
藏族风俗藏族的风俗习惯中有哪些禁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