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温州重拳治理金属污染市长挨家挨户暗访电镀

发布时间:2019-06-08 12:00:06 编辑:笔名
经期延长淋漓不尽中药
痛经简单的止痛方法
痛经为什么不能吃辣的

前天和昨天,省环保厅组织的中央省市媒体采访团踏访温州的重金属污染治理。温州,曾经交通不便,物资短缺,原料消耗少、运输方便的轻工产品成为主打,如眼镜、汽车配件、打火机。造这些东西,都要在表面电镀上一层闪闪发亮的金属。温州的电镀行业每年产值总额50亿元,若电镀行业消失,缺了这道工序,每年价值达300亿元的各色产品将无法生产。

1937年,电镀由宁波人传入温州,近30年间,办电镀厂、电镀作坊成为数以万计温州人致富的门路。弄几口铁锅,搭个棚子,电镀就能搞起来,作坊生产全程靠手工,毒物经常跑冒滴漏,甚至不经处理直接排入河流土壤。温州市环保局副局长王进光说,温州电镀搞了几十年,对部分地区的环境肯定造成了影响,地下水和土壤究竟破坏到什么程度,需要进一步调研。

电镀作坊被搬到大海上

2004年,温州电镀业被列入浙江严管区,两年间,800多家非法电镀厂被关,220家小电镀厂被取缔。王进光说,电镀业产生的毒物实在多,电镀厂数量也多,若温州各地星罗棋布,企业主和环保局玩猫捉老鼠游戏,不管依靠怎样的高科技手段,重金属污染永远无法解决。

省委常委、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放出狠话,电镀业久攻不下,失去的将是市民对我们的信心。2011年,第二次电镀环保风暴启幕。在风暴中,电镀企业主面临两种选择,要么自动关门,要么搬入专门的电镀工业园。并非所有电镀厂都被允许搬入工业园,必须新建自动化生产线,必须有较大生产规模,小企业要么放弃电镀行业,要么多家小企业联手重组成一家大公司。

有的电镀小作坊,眼看搬入工业园继续生产无望,打起了游击战,有人租船驶入外海,在船上搞电镀,更有甚者,躲入自认为无人追查的乱坟岗,支起窝棚做电镀。举报电镀作坊,市民可拿到元奖励,在奖赏之下,潜伏的电镀厂被一家家找到。

温州市市长陈金彪向市环保局要来一张地图,地图上标注每家电镀厂的位置和概况,陈金彪不通知任何单位,带上司机,打开导航,挨家挨户找上门,暗访电镀厂是否在破坏环境。

断水断电拆除电镀设备

把所有电镀厂迁入工业园,为温州市民切除这一环境污染毒瘤,温州下了铁心。环保局向各家电镀厂下发通牒,某月某日之前,你的老厂必须停产迁入工业园。这是一场类似打击暴力犯罪的深夜风暴,温州的公安、环保、城管、电力等多支执法队伍蹲守在电镀厂外,通牒日第二天的零点钟声响起,执法队员冲入各家电镀厂,若发现还在生产,三记铁拳随即砸出:先是断水断电,再是清理电镀的原料,拆除电镀设备。

王进光说,如今,温州城区已没有一家散落在工业园外的电镀厂。温州下辖的瑞安、平阳、乐清等各县市正在赶着电镀厂入工业园,他希望温州电镀业成为全国的行业榜样。

电镀厂扎堆会不会引发环境灾难

瓯海区的32家电镀厂入驻工业园,在工业园的大门口就有个环保所,园内所有电镀厂终日生活在环保执法队的眼皮下。

有人担心,电镀厂被集中起来,监管自然变得方便,但若是工业园的污染物处理出现突发事故,几十家工业园的毒水、毒气、毒渣一齐涌向土壤、河流,会不会成为一场环境灾难?

看住电镀工业园内每滴毒水,瓯海区环保局局长凌晓敏丝毫不敢大意。在电镀工业园内,所有企业不允许拥有自己的燃煤锅炉,车间内产生的每滴废水必须汇入污水管,流进园区统一的污水处理厂。

不光是车间里的污水,工业园里每一寸土壤都有被毒物污染的可能,那么,降落到工业园里的雨水也不令人放心,下雨时,工业园里的每滴雨水都不会直接流出园区,它们流入一个应急池,在池里经检验达标才能流出,若受到污染,则抽到污水处理厂。

污水处理厂是否正常运行,从污水厂里流出的每滴水是否清除了毒物?几台机器实时监测污水厂出水口的水质,这几台机器和温州市环保局、浙江省环保局、国家环保部联,工业园和环保部门分享水质数据。

毒物终去往何方

瓯海电镀工业园每天产生废水6000吨,经处理后,废水中的20多吨淤泥被分离了出来,污水厂负责人周杰说,这就是电镀工业园里毒的东西。

水和毒淤泥分离后,达标的污水还要被送到温州的生活污水处理厂,经过再次处理后才排入江河。每100公斤毒淤泥中约有5公斤重金属,它们既是危险品也是宝贝,淤泥随后被送往专业的重金属处理厂,将淤泥中的重金属提炼出来,再送回电镀园,作为电镀材料,其余废渣也不会被抛弃,终成为造船、做砖头的材料。 王中亮

时尚前沿靓丽风景线上的T恤
南昌古建杏花楼改造后免费开放 曾为明代宁王宅
看来iPhone一季度真要萎缩:连累代工厂和硕营收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