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叱咤风云 第一百二十六章 极端拉风的回归【第一更】

发布时间:2020-01-16 14:07:26 编辑:笔名

叱咤风云 第一百二十六章 极端拉风的回归【第一更】

(E),高速全文字阅读!

几百只猴子同时感觉到了侮辱一样的挑衅,树林间数百猴子的‘嗤嗤,怪叫声,听的令人头皮发麻。

乾劲双眉微微向眉心处一缩,丛林间仿佛在一瞬间掀起了股寒流,温度都像是在连连下降着,猴子们的怪叫齐声停止,一个个缩着身子相互依靠推诿,愤怒的眼睛里只剩下了惧怕恐慌。

端坐在正中央,一直享受猴群们伺候的猴王,被一群猴子给生生推到了乾劲的面前,那一撮红毛一根不剩的全部双爪奉上。

猴子,是一群非常有直觉的生物,仅仅只是刹那,它们便感觉到了眼前这个人,跟偶尔会出现在这里的人不同,这个更像是一头人形的魔兽,招惹他的下场会变得十分麻烦。

乾劲看着手中的猴毛一声苦笑:“若是让师傅或者布莱克大叔知道我欺负猴子,会不会骂我没出息啊?”

“哎……”乾劲转身向火烈鸟的聚集地走着发出感慨:“两年前,我面对这群猴子,恐怕还需要耍些手段才能有机会拿到猴毛,今天竟然这样轻易的就得到了。两年,两年的时间啊……变化真是太快也太大了。”

碧落看着自己手中的魔核,也微微点了一下头:是啊,两年时间的变化实在太大了。自己的精神力从停滞不前,到现奋坚定而又缓慢的向前进展着,两年的时间……

水遂盈儿一脸的黯然,两年的时间变化还比不上当日发现斗石矿脉一天的变化大,仅仅只是一天的时间,当日的亲人战友全部死亡,人性的贪婪……哎……斗石矿就全归乾劲算了,至少他救了我一命。

“话说……”乾劲好奇的回头看着水莲盈儿皱眉问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刚刚我们离开的运道路上,你有发现人的尸体或者尸骨吗?那个……那个萧长……”水莲盈儿的俏脸上闪现着刻骨铭心的恨意:“萧长雷鸣!”

“对对。”乾劲点头不止9!j问道:“当日我们一起遇到雪崩,按道理他应该被压在雪崩下面两年时间。就算积雪可以冰冻他的**,我们回来的这路上也应该看到他的尸体吧?至少也该有点遗物才对0巴?

水遂盈儿怔怔的站在原地,回想着出谷时道铪上的情况,积雪只能没过脚腕而已,就算是有人趴在雪地中也应该能轻易发现才对-,可工一r,十一一

没有尸体……没有尸体!水道盈儿手脚微微的颤抖着,恨意在体内快速蔓延着,她抬头望向身材已经高出自己不少的乾劲:“你是说一r,十一一”

乾劲挠了挠头不确定的说道:“虽然无法确认这件夺情,但不排除他也在雪崩中活下来的这个可能。”“萧长雷鸣还活着……”水莲盈儿修长的双手紧紧握拳,指骨在恨意作用下啪啪作响:“他真的还活着吗?”

“可能吧?”乾劲不在乎的笑了笑,斗石矿脉里的斗石都被采光了,就算他去了也没用!哪怕他真的活着,对别人散步斗石矿的事情,自己也不需要怕他,只要说一句都用完了就好。

“如果他还活着……”水莲盈儿恨恨的一拳打在身旁的树体上:“我就亲手送他去见亡灵!”乾劲看着水莲盈儿撇了撇嘴:“你打的过他吗?”

水遂盈儿一阵沉就的看着乾劲,这两年在四季山谷每天也做战士的训练,却从没有像碧落或者乾劲那样,每时每刻都处于玩命的训练当中,实力也有提升却提升的非常有限,就算对上萧长雷鸣恐怕也真的只有受辱的下场。

后悔的情绪蔓延在水莲盈儿的体内,一直以来都认为萧长雷鸣死掉了,在四季山谷的两年里,却从没有真正去拼命训练过……

“后悔有什么用?”乾劲毫不客气的发出一声冷笑:“我记得真策皇朝十三世时出现过一个用兵如神的军神陈膑之,小时候也不喜欢读书。在战士学院的指挥系一直都是垫底的人,直到要考高级学院前的最后-一年,突然不知道怎么开窍想学习了,结果他拼了一年的时间,落榜了。又自费再次多学了一年,第二次考试进入高级学院的战士指挥系,最后成为了当时的军神……”“他曾经在回忆录中说达这样一句话,我一直记得。”乾劲回头微笑的说道:“拼命不怕晚,只要你肯去拼。

或许第一次,你拼命失败了,那如果你还活着,不妨再拼第二次,或许你就成功了。”

水莲盈儿看着乾劲跟碧落那向前不停移动的背影,口中喃喃的自语:“拼命不怕晚……拼命不怕晚……”火烈鸟,群居生物行动迅捷具有攻击性。羽毛有着一定的魔法抗性,只是当羽毛脱离身体抗性力量就会大大的减弱,甚至连一个燃烧火球的魔法都不能完全挡下来。

乾劲看着树群上空飞翔的上百只火烈鸟,伸手取出了射月弓,对着天空那群飞翔的火烈鸟也不搭箭,直接空弦将射月弓拉到了满月的地步,双眼也随之眯成了一条缝隙,些许的寒光在瞳孔中聚集爆射而出![神射][箭意]!

水莲盈儿好似听到了耳边传来数箭齐发的箭矢破空风声,天空的火烈鸟齐声怪叫直冲高空而去,只留下几十片羽毛从空中缓缓落下。

乾劲收起强弓摇了摇头:“[神射]的[箭意]我还是没学会,空弦开弓箭雨齐发,便是战士都可能会被[背意]击杀,火烈鸟更是不可抗拒才对。到底是哪里我没有理解?竟然只能用[箭意]将它们惊走。

“还是拿颗鸟蛋是人吧。”乾劲手脚并用的爬上树干,从鸟窝中掏了一颗鸟蛋,又顺手将那些漂亮的火烈鸟羽毛,从鸟窝中拿走了不少,那都是火烈鸟给自己的鸟巢做装饰用的:“来,这些鸟毛我看着挺漂亮的,你也一起拿去吧。”

碧落接过火烈鸟蛋跟那足够编织一件小背心的羽毛,小心的放在魔法长袍那隐秘的储物袋中,有了这颗蛋就可以继续在通往大魔法师的道路上走下去了。

“走!咱们也该回学校了。”乾劲用力伸了个懒腰,大步走向奥克兰城的方向:“两年了!我终于回来了!不知道罗林那家伙又胖了没?不知道弗兰林大叔的铁匠铺,现在是不是成为奥克兰第一铁屡铺了?这次,一定要跟法布雷迪斯大叔交手试试看,想必会吓他一跳吧?

乾劲的脚步不由加快了几分,当年走了七天的时间才从外面来到这里,这次回去想来用不了七天的时间吧?

三天,乾劲走出落日山脉外围的树林,远远看着那始终屹立着,早已经有些老化却依然雄伟的奥克兰城城墙。

两年时光,奥克兰城从外面看起来好像没有任何的变化,商队在倜兵们的保护下,经过守城士兵的检查之后,缓缓的开入城市之中。单个的商人们,在检查过一定的手续后也很快放行。

乾劲从斗界中摸出奥克兰魔法与战士学院的徽章,将它仔细的钉在胸前,回头看着水莲盈儿说道:“我们进城之后就要回学校了,你呢?

“我?”水莲盈儿仰头看着天空做了个深呼吸,重新将美目注视着乾劲的双目:“我想拜托你帮我个忙,可以吗?”乾劲挑挑眉:“备萧长雷鸣?”

“不!”水莲盈儿摇头甩动着脑后的长发连连晃动:“如果萧长雷鸣真的过活着,我一定要亲手杀他,我只是想拜托你帮我锻造一把双手大剑。至于费用,我现在确实没有多少,日后定然会还你。”“行。”乾劲干脆的点了点头:“你有了剑之后呢?

“我想先去找一个冒险者团队或者佣兵团队加入,那些消息的渠道比较多一些。”水莲盈儿恢复了常常在外行走应有的老练:“同时,真正的训练一下自己。”三天后,你到弗兰林铁匠铺来拿剑。”乾劲跟水莲盈儿并肩走入城门,各自向不同的方向离去。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乾劲张开双臂用力呼吸着奥克兰城的空气,这座并没有住大久的城市,却莫名的有一种特殊的归属感。

“咱们走快点?”乾劲回头看着已经尽力快走的碧落,左手一探到了她那细细的腰肢处,随即一弯腰右手一抄,不等她反抗就将她抱起说道:“还是这样快一点……”

四季山谷两年的生活,碧落已经习惯了乾劲的安排,甚至这次抱起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是该反抗还是该怎样,就感觉两耳生风的快速移动着。奥克兰城务然古老偏僻,应有的占地面积还是有的。

乾劲跑了一小段,雇佣了一辆马车在城市中疾驰,直奔奥克兰魔法与战士学院而去。

一段颠簸的马车之旅,碧落有一种屁股都要被颠成好几瓣的感觉,终于回到了两年没见的奥克兰魔法与战士学院门前。

P:没睡好,睡眠质量很差,不过很感动很感动。自从喊了,不再月票换章节之后,月票增长的速度远超当时月票换章节的速度,感动感动,感动的我这两个黑眼囹,更黑了……

江西省芦溪县妇幼保健医院预约挂号
安溪县蓬莱华侨医院预约挂号
东莞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江西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榆林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