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恐怖故事之种人

发布时间:2019-04-08 09:43:09 编辑:笔名

转学生叶根生

故事要从一个转学生说起,他叫叶根生,在一年级下学期开学后转入林蒙老师这个班,他的个性正直开朗、体格好、面容讨喜,很快就跟同学们打成一片。根生是因为养病的缘故才与单亲爸爸一起从台北搬到较温暖的高雄来住的,估计是因为之前住院的关系,一开始他在学业进度上有点跟不上,不过好在初中的教材不是太难,再加上他本身很聪明,在次月考之后,他的进度已经跟上,并持续进步了。

本来林蒙老师对于这个叶根生同学并没有多加留心,那时候林老师交往了六年的女友刚刚去世不久,虽然他没有像那些缠绵悱恻的爱情小说中描述的那般伤心,但还是多少有点受打击,人比以前沉闷多了,也不大爱管闲事了。

之所以后来注意到叶根生,那是因为林老师发现根生时常补充除了碳酸饮料以外的水分,似乎是一般人的两倍,却从没见他上过厕所,至少他没有一次在林老师上课时举手说要上厕所的。林老师问了别的老师,他们也说根生从没在上课时上过厕所,林老师问其他同学,得到的答案也是相同的。

于是林老师找来了叶根生问他说:根生,老师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没有上过厕所啊?很好,一个怪问题,这是个好的开始。

林根生对林老师露出一副思索的表情,然后小声回答:是啊,因为爸爸跟我说我的身体比较特殊,不上厕所是很正常的。

是这样吗?嗯,那你之前得了什么病呢?

病?没有啊,只是那时候我很虚弱而已。没有病?那为什么转学原因写的是养病呢?但严格来讲,养病跟身体虚弱似乎又有那么一点关系,林老师一时想不通。

嗯,那现在身体好一点了吧?

嗯,好很多了。

没事了,你可以走了。林老师说。

谢谢老师。根生转身,正要走的时候,林老师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补了个问题:对了根生,那你知道你为什么身体虚弱吗?

哈哈发育期嘛。根生的父亲从柜台冰箱拿出一罐小麦汁,丢给根生,根生接了个正着。

父亲夸奖道:好身手!

嗯。根生对他父亲比了一个大拇指,然后打开小麦汁大口喝了起来。

叶百藤笑笑,准备回到二楼拿剩下的要摆到店面的兰花,这时门铃响了起来。一个一头卷发的女子站在门口,约摸二十五岁上下,一脸紧张的样子,对着老板叶百藤挤出一个害羞的笑容。

欢迎光临啊中国设备
,涔琳,你烫头发啦?

呃,嗯。

很适合你哦,大美女。买花吗?

林涔琳,某家企业的主管,做事认真。但就是因为这样,即使她长得蛮漂亮的,但太强势反而影响了她的男人运。当然如果那些男人看到平常的涔琳的话,肯定会造成群起直追的现象。

涔琳被夸得脸都红了,她点点头,但她好像不是来买花的,她口是心非地说:给我一些蝴蝶兰吧。

好啊,插花用的吧?叶百藤说着,回头对根生说,根生,帮我把楼上剩下三盆兰花拿下来好吗?

楼梯旁那些吗?

不是,你房间门口那三盆。

叶百藤拿了一些蝴蝶兰,又跟涔琳聊了几句,收了钱。这时根生已经拿着两盆兰花下来了,他听见涔琳小姐说: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后天晚上有空吗?

有啊,咱们到哪吃饭?叶百藤应声说。

听到这里,叶根生突然想起,在放学前,那个把他叫到办公室的林老师的话。

啊!那个,爸,我们历史老师说要做家庭访问。根生这么说的同时,林小姐的脸好像被打了一拳一样痛苦,他接着补充道,不过是明天,我差点忘了。

林小姐沮丧的脸马上恢复鲜活。

根生说完,上了楼,经过那个房间,拿了一盆兰花。这时他又听见那个房间发出的刮擦声。大概是风在吹纱窗吧?根生这么想的同时,又觉得渴了。老爸不准根生进那个房间,所以门上有一道锁,但是根生知道,这锁已经旧得用力一拉就开了。根生也知道,那个房间里面除了一个大盆栽以外,什么也没有,所以他没有再进过那个房间,而且他也不想惹他爸爸生气。

根生下了楼之后,那个房间轻轻发出一声可惜的叹息。

家庭访问

明天就要做家庭访问了,但基本上林蒙老师连要问什么都不知道,就连到底为什么要提出家庭访问都不知道。前一天他是无意间突然说了一句要家访的,既然已经说了,那么就必须要去,不然会有损师德的。对于叶根生这个怪异的生理问题,林老师一直在猜测原因,他在想叶根生的爸爸或许是个超自然的生物,不然他儿子怎么会异于常人!但如果真是这样,那根生怎么能转到他们学校呢,在根生的学籍上可是留有他爸爸的身份证号的,第三类人会有身份证吗?应该没有吧。如果真有这种人,那它现在应该待在什么研究所内,而且还持有一组实验室编号吧。林老师联想翩翩,想了很多假设,后来想来想去,他觉得根生之所以这么说一定是单亲家庭的因素,他爸爸对他的教育方针与常人不同造成的,毕竟林老师是个历史老师,太离谱的假设他接受不了。就算原因就是这个,但是要从哪里开始呢?林老师还是觉得一筹莫展。

要从哪里开始问呢?第二天,林老师坐在叶根生家的二楼客厅,喝着花茶。在来的路上,他已经想好了对策,那就是将主动权让给根生他父亲,然后自己趁机打探真相。

叶百藤耸耸肩,不自觉地展现出他漂亮的斜方肌。林老师也有一点,不过还在锻炼中罢了。叶根生看看他父亲,也学着他耸肩,这对父子真的太像了。

根生在学校表现怎样呢?叶百藤问。

叶百藤没有吭声,只是冷冷地看着林老师,空气一度凝结。此时林老师的手已经伸到衣袋中,摸到那把电击器了。

沉默了许久,叶百藤终于开腔说:林蒙老师,你能保密吗?

林老师看看门边的根生,再看看叶百藤,吞了口口水,回答说:如果你不会伤害到其他人的话。

林老师说完之后,三个人大概安静了十分钟左右,突然叶百藤站起来对林老师伸出了手,他很高,也很壮,如果再加上什么神奇的力量的话,林老师压根就打不过。

林老师见状,一时紧张,于是时间抽出衣袋中的电击器,闪开了叶百藤伸出的手,并电中他的胸口。

叶百藤大叫一声,根生也惊讶地叫着跑来:老师,你怎么

林老师见叶根生跑来,没多想什么,对着他也电了一下。叶根生当场就晕倒了。而躺在地上的叶百藤还在抽搐着,他仍有知觉,林老师担心他会起来反扑,于是又补电了他一下,他这才安静下来。

一切都安静下来了。林老师站在客厅,看着倒地的叶氏父子,心里只剩下自责与恐惧。一旁飘着花茶香味,他不知道是用什么泡的,但它有效地让他冷静下来,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天啊,先把他们绑起来吧。

这是一个奇妙的夜。

房间里的秘密

阴暗的房里,根生做了个梦,他站在一个阴暗的陌生的房见里,林老师就站在他面前,背对着他。根生想叫他,但喊不出声音,不过莫名其妙之下老师听到了。老师慢慢转头,根生开始感受到一股痛苦的熟悉感觉。那痛苦源自右肩,剧痛加强了起来,但根生什么都想不起来。轰的一声,老师跪倒在地,一道黑影从角落走了出来,他是

呜爸?根生蒙蒙胧胧中醒来,一时搞不清状况,他只感觉到口好渴。等他意识稍微清醒点后,他看到林老师坐在他面前,皱着眉头看着他,眼神带着歉意与困惑,很复杂。根生挣扎着坐起来,想起昏倒前发生的事,顿时心跳急促起来系船柱批发

老爸呢?根生发现自己就坐在林老师那时坐的位置,而林老师则坐在老爸坐的位置。门没关,他也没被绑起来,老师右手边茶桌上放着昨天的电击器。老师脸上没有恶意,似乎也比那时候轻松多了。太阳照进室内,是第二天了吧?根生心想。

你醒了?喝点水吧。林老师从地上拿起那罐600CC的矿泉水,根生接过去,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没事,然后他马上饥渴地把整罐水喝掉。

昨天的事,是老师的错,老师太紧张了,你能原谅老师吗?

根生愣了愣,缓缓点了个头,然后问,我爸呢?你把他怎么了?

你爸在楼下,他昨天大概半小时后就醒了,然后把他知道的都跟老师说了,老师会保密的。

前天我胡思乱想了一夜,任哪个普通人乱想一堆后,在第二天都会稍微准备一些自保物出来赴会的吧?老师瞥了一眼桌上的电击器,耸耸肩继续说,我知道是夸张了一点,但在现实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更何况我满神经质的。说这些你应该不懂,但老师还是要解释给你听。

看根生还是一脸不懂的样子,也对,初中生哪懂那么多。林老师自顾自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站了起来对根生伸出手。根生吓了一跳,抬起手做势防御。

你看吧,这种情况下,就连你都会害怕吧?林老师收起手来笑着说。

林老师又伸出手,用手指指向根生的肩膀,上面有两个焦黑的小孔。

这是?

电击器弄出来的,可是你的伤很快就愈合了。

嗯。W

你爸跟你说这很正常吗?不,一点都不正常。普通人被电这一下,上面一定会留下一个礼拜的灼伤,而且会留下很丑的伤口。

这时叶百藤走上楼,像是闲话家常一样,用很平常的口吻对根生说:简单来讲,根生,我们不是普通的人类,我也不完全算是你爸爸。

不完全算?怎么个不完全法?

如果在小说电影中,这时候就会响起紧张音乐,然后外面雷雨交加之类的吧。但这是现实,有时候现实可以比电影小说更戏剧化,有时候则更怪诞荒谬,只是绝不会跟着电影小说的步调走。

你知道那个不准你进去的房间吗?

嗯。只有一个大盆栽的空房,根生点点头。

那你记得妈妈去哪了吗?

忘了,啊,是失踪。

不,说实话,其实她死了。死了?根生试着理解这句话里面的残酷,但不能,即使他能理解,他仍没办法接受。

可是你不是说妈妈她

就要回家了是吧?

根生点点头,希望他爸爸能掰出好一点的答案。一向如此的,他爸爸总能为根生解答所有困惑,而这一次一定

妈没有死对吧?

不,她死了。

可是你说她不是?

就快回来啦,这很难解释,咱们进那房间就知道了。

房间?什么房间?不会吧?这故事才刚要开始吗?

叶百藤的屋子有两层,二楼是店家住所。楼梯一出来就是客厅与厨房,回头是一条通往三个房间的楼梯边廊。间是上了锁的,也是惟一上锁的,一眼就看出来那间房间就是刚刚所说的那个房间。一般来说,这种神秘的房间不是应该被摆在角落吗?怎么好像摆了个坐北朝南的好方位呢?林老师心底暗自想着。

啊,钥匙呢?叶百藤从走廊底的房间出来,再转往客厅找钥匙。

这是假装不见的吗?但如果真是假装的,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装傻到底呢?如果他一开始装傻,或许还可以蒙我一阵子,但是林老师觉得更惊诧了,他接着往下想:可是照这情况来看,钥匙的确失踪了,而叶百藤的表情也让我知道他没有跟我说谎,看他拼命找钥匙的样子,这钥匙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

根生,你有没看到一把十字钥匙?印有DLS的,钥匙圈是铜圈的?

根生皱紧了眉,歪着头稍微想了一下,然后说:我好像在我们车上看到过,是不是忘在车上了?爸你昨天不是送林小姐回家了吗?

叮铃铃是店门被打开的风铃声,很清楚。林老师心想那是因为那串电铃也连接到了二楼,因此只要有客人来,不管随时随地都可以知道。

来啦!根生你跟老师在这等一下。叶百藤说完随即快步下楼,对林老师点点头道了歉便下去接客。

林老师在楼上虽然只听见稀稀疏疏的欢迎声,但还是可以听出来是女客人,这也难怪了,又帅又有钱又风趣的单身男子很难找的,现在找到了,当然是先抢先赢了。

根生你别跟,在家顾店。叶百腾回头把根生叫下车,接着他又转头跟老师使了个眼神,林老师看看根生跟叶百藤,很快会过意来。于是根生被请下了车,他感觉很莫名其妙,但大人说的话就是圣旨,而且反正他也不明就是。然而他也不是太笨,他已经感觉出有哪里不对劲。从林老师把他找去的那天开始算起,根生心里面对于那个房间的疑惑再次被加深了。但里面有什么?一个超大的盆栽。在上一个家的时候也有过这么一个房间,但那时根生并没有进去过。

那么,就是他爸爸有些话不想让他听到,再来就是为什么从老师来时,父亲对老师的开门见山,丝毫不避讳根生也在场。但怎么现在突然有了不能让根生听到的话题了呢?

那个房间?那个有着一个大盆栽的空房间?还有什么?根生记得次也是惟一一次偷偷进去,那时是在半夜,他蹑手蹑脚的,跟现在完全不一样。现在是早上,根生想不出来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早上根生都是去上学,不然就是假日骑脚踏车去玩,从没想过白天跟晚上时,那个房间有什么不一样。

盆栽、植物、白天、光合作用

怎么可能?根生喃喃自语,抬头看着那个房间的窗户。窗户是打开的。根生努力回想起那时候偷偷进到房间的记忆,想确认那扇当时是不是打开的。如果是打开的,那就代表这房间还在使用。

根生猛地冲上楼,用力拉掉那房间的锁头,一把打开了门。他一个箭步抢入房间,停下,然后因为眼前的事物而惊讶到停止呼吸。

你根生叫不出她是谁,但他记得家庭相簿里有这么几张这个女人的独照。她没有反应。根生看着一个站在盆栽中央,面对着阳光的女人。

尾声

吃完早餐,林老师说他跟叶百藤有点话要单独说,借故把老妹打发回了家。送走了林涔琳后,林老师跟叶百藤在车上终于可以畅所欲言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林老师这么问。

人?老师德扑圈游戏开发
,其实我是个人,但也不算个人。

怎么说?

该怎么说呢?嗯我是被一个女人种出来的。

林老师沉默了一会儿,摆个手势请他继续。

这是很久的故事了,在很久以前,有个有钱人家的千金在怀孕后被抛弃了但其实,那男人是出了意外死了,而她家族不敢让她知道实情,又怕她误认是家族反对这场婚姻派人搞的鬼,就假称他抛弃她了。

这做法不对吧?一般都是实话实说吧?

因为她家族希望她早点死心,把孩子拿掉再说。乡下有钱人在想什么,实在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林老师耸了耸肩说:也对,我不是有钱人,继续说。

因为爱?

因为爱。

这时车子开回叶百藤家了,林老师心想这时候再发生什么事我也不会惊讶了吧,不过说实在,他还是吓了一跳。

他看到那个女人跟根生在店门口迎接叶百藤,虽然林老师没见过那女的,但他知道是她,因为他看到她头发上还有些泥土没拍干净

欢迎回来。她笑着说,表情灿烂。

叶百藤跑过去抱着他的老婆,久久不能自已。

那天,林老师静静地下了车,走回家。

叶家一家人后来搬走了,这件事林老师没有跟别人说,不过他在过年过节的时候都会收到叶百藤他们的贺卡。想来他们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幸福地活着吧!

林老师放下小铲子,拍掉手上的泥土,接着打开窗户。

一道温暖的晨光照入室内,他擦擦汗,对着微微隆动的土堆满意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