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神秘首席造型师

发布时间:2019-06-24 15:22:49 编辑:笔名

百零一章大结局(剧终了)顾安年将车开到极速,一路飙向了别墅,跳下车,整个人怒气冲冲的往里面闯进去,管家看着他怒气难平的样子,也不敢上前打招呼。顾安年来到大厅发现没人,径自上了二楼,还没等走进就听到母亲说话的声音:“萱萱啊,你这件事办的确实欠妥,找那个女人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等你们结婚,安年的心自然就被你拽回来了,那个女人自始至终都是上不了台面的……”顾安年闻言狠狠地皱起眉头,就是因为母亲的一再逼迫,再也忍不住,走过去一脚踢开了门,通红的眸子瞪着屋子里的两个人。“你们够了!”顾安年咬牙切齿的说道,屋子里的两个人都被他吓到,文宣更是恐惧的往后面退了一步。“妈,您这么逼我你有什么好处?一口一个让我幸福,可是你的做法就是为了摧毁我的幸福吗?逼我娶这个我根本不爱的女人,你心里就那么高兴吗?如你们所愿,妻子的位置我给了这个女人,可是为什么还要这么逼我们?逼我爱的女人?你看到我痛苦,你就开心吗?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势利?变得这么自私?我一步步退让,就是为了保全季小芳,可是你们太让我寒心了,从此以后,我不会再顾着您了,您不是喜欢这个女人嘛?就让她陪您过吧,我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冷漠无情的家里。”顾安年一字一句说道,脑子里全是小芳那张苍白的脸,就恨自己,都怪自己。“至于这个女人,我跟她从这一秒开始没有任何关系,什么未婚妻,什么婚约都是狗屁!文萱你以后别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不然我不会让你好过,更不会让你家好过,别以为攀上我的母亲就万事大吉了,你那个不成器的哥哥欠的债,可都是我们这个兄弟公司给还的,你要是在嘚瑟,兴风作浪,我就让你家的公司倒闭,破产,你信不信?把我惹急了,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们以后都给我离季小芳远一点,不然别逼我做出疯狂的事来。”顾安年恶狠狠地说完,再也不看两个人,转身就走掉了!顾妈妈傻傻的看着儿子气急的样子,不可控制的后退了一步,死死的咬住了唇瓣,她了解自己的儿子,把他逼急了确实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文萱不禁痛哭出声,看着顾妈哽咽道:“我回去了,以后不会再来看您了。”说完,文萱噔噔的跑了出去。顾安年将车开到极速,停在医院门口,顾安年的心里依旧难过的要命,看着副驾驶上特意给小芳买的补粥,不知道她对他买的东西还有心思吃下去吗?顾安年怀着忐忑的心情上了楼,来到病房门前,往里面一望,却不由得大吃一惊病房里哪里还有人?顾安年猛地把门打开,病房里空无一人,顾安年的心突然揪在了一起,只听咣当一声,给她买的补粥全都掉在了地上。“顾先生?您来了?”医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推门进来。“人呢?病床上的人呢?”顾安年激动起来,疯了一般的摇晃着医生,眼眸瞬间红了。“季小姐已经离开了,这是她留给你的信。”医生说道,递过去信件:“顾先生,怎么让季小姐走掉了?连孩子也不要了吗?”顾安年呆呆的拿这些,听到医生说的话猛然的抬起头,看着医生,狠狠地皱紧眉:“什么?你说什么?什么孩子?”医生呐喊的看着顾安年:“季小姐没有跟您说嘛?她让我保密,说是要给你个惊喜,亲口对你说啊?”顾安年瞬间如被雷击中一般,无力的后退了两步,诧异的看着医生,什么?她怀孕了?盼了这么久,她终于怀孕了,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她又怎么会给他惊喜,亲口告诉他呢?看着手里的信,顾安年痛的无法呼吸,无力的说道:“你走吧……”医生奇怪的看着顾安年,不再多说话走掉了。顾安年颤抖着手打开了信,当看到个字的时候,眼泪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几分钟后,明明很短的几个字,他却用了好几分钟才读完,信飘飘洒洒的落在了地上。“你我之间的缘分已尽,安年你伤透了我的心,为什么要这样苦苦隐瞒我?我走了,别找我,你也找不到我!我绝不会做一个无名无分,见不得光的小三。”短短两行字,却了解了他们这么长的时间。顾安年一个恍惚,整个人无力的瘫坐到了地上,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头。他想,他已经永远的失去了季小芳!五年后,这座熟悉的城市日新月异让刚到这座城市的两个人,都不进呐喊起来,女人坐在出租车里看着闪过去的风景,却又控制不住的哀伤起来,离开五年了,却又再次回到了这个地方,看着好多已经变化的景致,只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妈妈,你在看什么?怎么眼睛红了?”一个小肉球窝在妈妈的怀里,明明四岁的孩子,却很懂事,小手伸过去摸着妈妈的眼睛:“妈妈不哭……有果果在。”季小芳看着听话乖巧的儿子,眼泪就说什么也止不住了,这五年,幸亏有这个孩子,让她感觉到了真切的幸福,看着这像极了那个男人的小脸,季小芳爱恋的摸着儿子:“果果喜不喜欢这儿?”“我还是喜欢小镇,那里安静,妈妈我们办完事就快回去吧。”季小芳关爱的看着儿子,点点头:“房子卖了,我们就回去,再也不回来了。”季小芳说着将儿子紧紧地搂在怀里。那个熟悉的阁楼,楼下站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每天都会来,都会在这个地方呆好长一段时间,会做的动作就是痴痴的看着楼上那个窗户,他五年来不停地找她,却没有消息,五年来,他甚至都已经不知道开心的笑是什么滋味,五年来,他再也没有回去那个冷漠的家里。顾安年拿出那张照片,看着看着眼泪又落了下来:“小芳,你跟孩子还好吗?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呢?”顾安年说着,就心疼的厉害。出租车稳稳的停在楼下,季小芳付过钱,领着儿子下了车,看着这座房子,季小芳的眼圈一热:“果果……我们进去吧。”说着,拉着儿子就往里面走去。男人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心跳猛然一震加快,连忙打开车门:“小芳……小芳……”季小芳闻言忽的停下了步子,整个人僵立在那里动弹不了,眼圈却红了,控制不住的眼泪落了下来,却连转身的勇气都没有,他怎么会在这儿?“小芳,你离开了我五年,终于回来了,可见我每天等在这里,老天还是可怜我的。”顾安年伤心外加欣喜的说道。“妈妈……他是谁?”小男孩率先转过身,看着这个男人,又看了看母亲,一阵奇怪。季小芳呼呼大喘了几口气,这才颤抖着转过身,看着顾安年,心里一时间无数的感觉袭上心头,嘴角微微弯起:“果果……他是爸爸。”

防城港哪家医院专治癫痫好
茂名治疗癫痫哪家好
新乡白癜风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