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致快播不转型是等死转型是找死

2018-11-21 19:20:58

昨天早上,当我还在睡觉的时候,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给我发了条信息,“看到快播发的公告了吗?视频行业一个男人倒下了”,我这位朋友以前供职于快播,对快播有很深的感情。

随后,打开我的朋友圈,基本被快播的内容刷屏,有一条评论是这么写的,“倒数第二片净土的沦陷。1024,挺住。”

作为一个常年行走在人文与科技十字路口且有逼格的自媒体人要从商业上去解读,在细看了这条有关快播正式宣布转型并关闭QVOD服务器的消息后,我所想到的件事,“洁云,今晚请别哭泣!”

一夜之间,多少屌丝得默默的留下泪水,又有多少纸巾厂商得默默的更改自己的年度计划,说多了都是泪。

扯了这多无关紧要的话题,其实说实在的对于快播关闭qvod服务器,停止基于快播技术的视频点播和下载早已注定。本人现在说早就知道了有马后放炮之嫌疑,但是我还是得说,在视频正版化的当下,作为播放器的存在注定了这一转型的结局。

不转是等死!

前有暴风、迅雷看看,后有百度影音,这股大势快播逃不掉,作为一个有着庞大用户的播放器,不转型只有找死。

:好人不是你想做就能做。

就像我在前面说的,很多人对快播都有感情,每当国外大片上映时,还没引进国内时,我们总能通过快播发现它的身影,神奇的是有的甚至一步到位式的做好了汉化。

所以即使抛开那些我们绝大多数人对快播做的“爱情动作大片”聚集地的定义,快播也是很多文艺男们,知青女们所喜欢的一个工具。

但就像快播在公告里所说的那样,“低俗内容和版权问题一直是我们背负的原罪。虽然我们始终在和盗版和不良内容做坚决的斗争,但草根发展阶段的力所不及还是让快播穿上了盗版‘帮凶’的外衣。”

我丝毫不怀疑,快播在公告中所说的始终在和盗版和不良内容做坚决的斗争。因为当企业发展到这个阶段,再主动的选择捞偏门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有的时候,好人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就像菜刀,当绝大多数人用它来做菜,它的本意就是一个好的工具,但当绝大多数人用它来杀人时,它的本意就是凶器。

用一个段子表示,“如果你村里的小芳今天告诉你,她不出去打工了,愿意嫁给你,千万不要答应她!火车站突然很多女孩子到退票窗口办理退票,不是天气不好,是东莞回不去了。”

第二:版权是大势所趋,快播逃不掉。

去年反盗版联盟成立,直指百度影音和快播,但很多时候我们愿意解读为百度影音是重头,快播是被拉来当垫背的。

但是这丝毫改变不了快播上盗版泛滥的情形。

去年年底,国家版权局“剑网行动”上宣布对百度、快播处以责令停止侵权行为、罚款25万元,同时对两家公司提出明确整改要求,将根据整改情况采取下一步措施。

在已经被敲打的情况下,百度自知自己的问题,立刻响应,“已下架盗版内容,并转型‘打造原创正版内容’的娱乐平台”,而快播也在今天做出了回应。

从2007年有关影视版权的诉讼不断,到这几年国家相关部门接连颁发相关的政策法规,正版化的道路走了多年,已经步上了正轨。

所以,你可以看到迅雷看看对于盗版电影版权就像“烫手的山芋”一样,想拿却不敢拿,你同样可以看到当年10万元可以打包热播剧《武林外传》81集的版权,到了现在185万元一集的《宫2》却又是怎样诞生的。

,你不得不去知道,国内提供美剧及电影字幕翻译和下载的知名影视站点人人影视在去年关停过,高清影视分享网站思路网的众多高管们还蹲在里面。

第三:打黄扫非,快播加速。

年初的时候,东莞事件的演绎有多高潮,坐落在与东莞相邻处深圳的快播就有多心慌。而很快,这把铡刀就延伸到了网络。

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13日发布公告,决定自4月中旬至11月,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开展打击网上淫秽色情信息“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行动,全面清查网上淫秽色情信息。

作为“纸巾厂商们的”、“宅男必备”、“爱情动作大片聚集地”等的快播看到此消息肯定更是需要好好的坐下来抽根烟,冷静一下。

或许,原本,快播的转型还没有这么快,但这把铡刀直接加速了快播的转型,不转型,只有被用来作为“旗帜”,以儆效尤。

转是找死?

不转是等死,那么转型是否意味着一片光明呢?在我看来,这是一条不归路。

:用户是否能够转化?

长久以来,一直有一个品牌定位的问题,就像你不可能去来福士的目的是为了买一双20块钱的阿迪王一样,因为消费者对于阿迪王和来福士的定位是不匹配的,同样用户对于快播的定位也已根深蒂固。

虽然有着庞大的用户下载量,但当背离了自己当初所依赖的核心竞争力,那么这些用户到底有多少还能转化是快播所要考虑的个问题。

因为你总不能强迫用户的需求,我对你的定位是我可以看到版的《钢铁侠》,但你给我整出个《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任谁都不会愉快,这就是中国鸡汤的一部《海底捞你学不会》所讲述的一个重点---“超出用户预期体验”的反面教材。

第二:版权大战,快播跟的上吗?

快播在公告中写道,未来一年投入一亿元用于建设正版内容;投入3000万元支持国内微电影的创新。

在目前的版权市场行情当中,1亿元看上去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当一部《中国好声音》的版权卖到2.3亿元,《我是歌手》的版权逼近亿元大关,这1亿元又显得有点微不足道。

同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优土今年要拿出3亿元投入自制剧,搜狐单是《屌丝男士》的制作费应该已经很惊人。

当这些巨头们在版权已经具备一定优势的情况下,依然在默默的选择砸钱的时候,你不得不为毫无底蕴的快播送去一份“祝你好运”的祝福。

第三:客户端是时代的产物?

在去年,我跟暴风影音的冯鑫有过一次交流,冯鑫说,“客户端已经到谷底,触底反弹很有可能。”

但是,我们要知道,在冯鑫说出这番话时,它已经过了了当年转型的痛苦,但还是经历了3年的动荡,而更多的播放器在转型客户端的过程,或者在客户端的道路上折戟沉沙。

即使现在留下来的客户端视频四杰当中,魔都双子星的PPTV、PPS均没有逃脱被资本化的命运,迅雷看看也即将走上与小米联姻的道路。

说到底,当年客户端视频大潮起来的原因无非是P2P技术的存在使得观看效果甩网页模式一大截,但现在这种优势已经不存在,所以如果哪一天网页游戏的效果及品质能和客户端游戏一样,那客户端游戏必死。

因为相比于网页端,客户端需要达到用户要多经历一步下载,这就失去了很多潜在的用户。

所以,快播转型,你很难说它到底是踩在了一个触底反弹的脚步上,还是踩在了客户端回光反照式的夕阳上。

第四:视频的寡头化已经形成,快播能否分一杯羹?

从早的2000多家,到现在的几十家,视频的寡头化已经形成。

在高大上的道路上,优土、爱奇艺、搜狐、乐视、腾讯这五家网页端(PS:腾讯很有可能和优土联姻,进一步加速这种趋势),PPTV、暴风、迅雷看看在客户端都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壁垒。

而细分式在线演艺式的的9158、6间房、56等同样如此。

所以,在这样的趋势下,快播要想进入该领域并且分一杯羹有多难无需多说,只需要知道,土豆已经接近烟消云散,酷6淡出视野,PPS早已纳入爱奇艺,而现在连腾讯视频都想着放弃。

所以,快播在转型的道路上,有着多重问题,但就像我在文中所说,不转是等死,转了可能是找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