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极道战尊 第一百五十六章生死回魂墓

发布时间:2020-01-18 17:40:15 编辑:笔名

极道战尊 第一百五十六章生死回魂墓

鹅卵石铺成的地面,在太阳的照耀下,仿佛一圈圈金色的水波纹在荡漾般。

魂少落在地面,见到射出来的辛气节,眼中凶光闪烁,这些年来将他逼成这样子的年轻一辈,辛气节可以说是第一人,不过他会给对方难忘的教训,让他在阎王殿也无法忘记自己,残酷笑道:“好小子,我会让你知道我生死魂墓的厉害。”

话语落下,他便将舌尖咬破,一滴鲜血滴在手指上,在半空之中划出一道道奇特的纹路,这些纹路闪烁着血灰色的光华,缓缓的扩散而开,顿时这片天空灰暗起来,明亮的阳光已经消散。

辛气节觉得天空阴暗起来,自己仿佛深处在一处坟墓之中般,眼前尽是一片黑漆漆的,没想到魂少的生死魂墓这般的诡异。周围传来阴冷的笑声,仿佛气旋般卷来:“生死魂墓绝无活,片片血肉染青天!小崽子,我不管你姓甚名谁,进入我的生死魂墓之中,你绝对无法活着,因为至今没有小造化境初期的武者,从我的生死魂墓之中逃出去过。”

“或许我是个例外。”辛气节冷冷的说着,现在他就像身处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之中,魂少的声音诡异的传来,要是胆小些的只怕会恐惧,不过他自然不会恐惧,缓慢握起了手掌,乾坤一气阴阳剑飞舞而出,化为了一片绚烂的黑色气流,两道阴阳二气交织而出,仿佛冲天而起的神龙般,意图将生死魂墓撕裂,但是仿佛被甚么给阻止了般,两道阴阳二气在半空之中,炸裂成了粉碎,发出清脆的当当之声。

辛气节见到攻击没有奏效,便将乾坤一气剑刺出,剑气撕裂了黑暗,黑暗仿佛无穷尽般,再次陷入黑暗,揶揄的大笑起来:“没想到回魂墓的天才是个胆小鬼,这般的藏头露尾,真是无能之辈啊。”

忽然一股尖锐的气流射在了辛气节的后背之上,不过被辛气节的玄铁战技尽数抵御,是以他半点伤也没有受。魂少在等待机会,等到辛气节暴躁绝望,这样便可以将他给斩杀。

“生死墓中无生还,三刻不到便化脓!放弃抵抗得自在,不然化作尘与泥。”魂少阴惨惨的声音如线般传入辛气节的耳中,仿佛他就像隐藏在空气之中般,随时可能给辛气节致命一击。

辛气节如鬼魅般游走起来,要是不将身法施展而开,或许魂少会给他极大的打击。

连续奔了将近半柱香的时间,辛气节发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身法便慢了下来,仔细观察着周围,就在他身法慢下来之时,魂少阴森森笑道:“给本少去死吧。”砰地一声炸响,空间仿佛玻璃碎裂而开般,一只灰色的手掌,夹杂着滚滚的灰雾,对着辛气节的头顶抓了下来。

“来得好!”辛气节眼中精光大盛,乾坤一气阴阳剑飞舞而出,化为了两道耀眼的气流,从灰色手掌之中洞穿而过,丝丝的鲜血洒落而下,落在辛气节的脸上,鲜血冰凉冰凉的。

魂少阴厉吼道:“你是第一个让我受伤的人,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要将你碾压成肉酱,让你不得好死。”暴躁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生死魂墓,仿佛平地掀起了一股狂风般。

辛气节盘膝坐下,感受着周围扩散而开的元气波动,眼中的精光逐渐的璀璨起来,暗暗冷笑道:“既然是阵法,那么定然有破绽,有破绽就可以发现,发现就能将其破除。”

忽然头顶的空气剧烈伸缩起来,仿佛有甚么怪兽要从空间之中钻出般,只见一只腐烂的妖兽,从空间之中钻了出来,这只妖兽的面积极大,仿佛可以填满整个阵法般。

阴冷的狂风在呼啸,浓郁的灰雾在弥漫,空间之中散发着恶臭,一滴滴腐蚀得黑水落在辛气节的身上,发出漆漆的响声,就像一滴水落在火中般。辛气节的神色有些凝重,将体内的元气分为五股注入乾坤一气阴阳剑之中,乾坤一气阴阳剑冲天而起,延伸到了十丈大小,交织成一道八卦图案,闪烁着玄奥的光芒,将他包裹在了其中。

那腐烂的妖兽探出布满黑色斑点的手臂,夹杂着一滴滴的黑水,拍在乾坤一气阴阳剑上,仿佛绞肉机绞肉的声音响起,那腐烂的妖兽手臂被乾坤一气阴阳剑之上的剑气绞成了血沫,碎肉四处在迸溅,发出愤怒的吼叫之声,硕大而又腐朽的身躯,对着乾坤一气阴阳剑压去。

乾坤一气阴阳剑感受到压下来的劲风,两色气流顿时飞舞而开,宛如一条条细流般将那妖兽的身体洞穿,细流就像插入鱼腹的雷管般炸裂而开,将那妖兽炸裂成了漫天的血沫。

血雾夹杂着丝丝的恶臭,弥漫在空气之中,一滴滴的黑水落在光罩之上,发出漆漆的响声。辛气节现在都不知道这妖兽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若是真实的话,这么大的妖兽,魂少放在何处?要是假的话,炸裂而开还有点点的黑水,却那般的真实。生死魂墓的阵法,剧烈的波动着,可以听见魂少传来的痛苦叫声。

辛气节眼中光芒闪过,乾坤一气阴阳剑旋转而开,对着黑暗深处激射而去,射在角落之中,只听轰隆一声,生死魂墓炸裂而开,淡淡的阳光洒落而下,灰雾弥漫在半空之中,一股冷风将地面的鹅卵石卷得飞了起来,落在地面之时便炸裂而开,仿佛雨打清荷般动听。

魂少惨飞起来,一口鲜血激射而出,眼中尽是不信之色:“你居然破了我的生死魂墓,还有我炼制的腐尸兽!不得不说你很强,但你绝对无法胜我最后一招。”

生死魂墓炸裂而开之时,那股阴森黑暗的气息随之消散,淡淡的阳光洒落而下,辛气节在阳光之下,闪烁着淡淡的光华,不甚高大的身,仿佛一尊巨人般耸立在他们眼前。雪家之人看着辛气节的背影,满脸尽是喜色,看来辛气节对付魂少不是甚么问题,他们雪家的安全便有保障了。

龙馆馆主略微有些欢喜,或许捉住魂少,可以得到解药,到时就不用在受回魂墓控制了。

“你若是可以破除我的腐尸之手,那么我便败给了你!这腐尸之手可是我斩杀无数的妖兽,等他们腐臭之后,在用他们的尸骨炼制而成,至今我还没有施展过,我看你怎么抵御。”魂少将舌尖咬破,喷出一口精血,浑身的黑雾暴涌,便见到他身前出现一个灰色漩涡,漩涡之中传出阵阵仿佛来自地狱般的吼声,一只腐骨凝聚而成的灰色大手,对着辛气节抓下。

这只大手抓下之时,空间仿佛如一张薄纸般被洞穿,荡漾出一阵阵水波纹,散发而开的恶臭,让人闻之欲呕,特别是眼前出现的无数妖兽幻象,似乎要将辛气节撕裂成两半般。

雪家众人眼前出现了道道幻象,他们在幻象之下颤抖着,魂少的手段实在太多,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抵御的。雪清扬紧了紧的握了握手掌,笑道:“爷爷,你不用但心,我师弟绝对可以击败魂少。”

雪青霄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紧张的是你吧!爷爷我经历了无数的大风大浪,在生死面前也不改色,这点小事情怎会紧张?”

灰色的旋风在辛气节头顶飞舞,他的身躯仿佛要被撕裂成两半般,乾坤一气阴阳剑之上散发而开的阴阳二气更加的恐怖,在灰色的气流之下,无声无息的崩碎成粉末!从这就可以看出,灰雾之中蕴含的能量极端可怕,何况是那只呼啸而下的灰色大手。

回魂墓的天才虽然极强,但是辛气节也不弱,是以魂少要击败辛气节,也不是那么容易。

他将乾坤一气阴阳剑收入空间石之中,缓缓的运转黄金斗魂的元气,一缕缕金色的元气在他的意念之下,交织成了一道金色光轮,约莫丈许大小,缭绕着金灿灿的纹路,便将光轮旋转而出,光轮上的金色光芒大盛,如一道光电般呼啸而过,将抓下来的灰色大手,切割成了两半,金色光轮将灰色漩涡撕裂,对着魂少旋转而去。

金色光轮之上爆发而开的金色光华,极端的刺耳可怕,刺得魂少得眼睛快要睁不开!他身上的灰雾碰见金光便化为了雾气。砰地一声闷响,金色光轮射在魂少胸口,他的衣袍炸裂而开,仿佛蝴蝶般片片飞舞而起,散落得四处都是。

他身上穿着一件鳞片般的丝甲,闪烁着淡淡的微光,要不是这件丝甲,只怕他已经被撕裂成了两半。

金色光轮之中蕴含的巨力,将他震得飞了起来,沿着地面飞出老远,口中鲜血如糖浆般涌出。

灰雾在太阳的照射之下,化为了虚无,辛气节周身的金色光华消散,乾坤一气阴阳剑出现在手中,仿佛两道光线般,对着魂少射了过去。

魂少眼中充斥着血光,满嘴尽是鲜血,全身甚是无力,自己居然败了!眼看两道光线便要洞穿他的胸口!忽然两道灰色旋风席卷而来,将地面撕裂而开,射在乾坤一气阴阳剑之上,砰地一声,辛气节身躯震了震,腾腾后退数步,唇角溢出一缕血迹,便将目光望向魂少身后的一团浓郁灰雾。

上海市针灸经络研究所门诊部怎么样
海宁市中医院怎么样
南京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临沂手术治疗白癜风
徐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