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重生之圣君归来第143章冯家有请

发布时间:2020-01-20 22:26:00 编辑:笔名

重生之圣君归来 第143章 冯家有请

“你说,我听!”

感受着这平淡语气中的冷冷瑟杀。

卢本初先是不解,然后立刻明白,颤抖着开始讲述。

须臾之后。

卢本初说完,看了秦风一眼,和秦风冷然的视线对上,只觉得浑身仿若置身寒冰地狱,立刻垂头,不敢有任何动作。

欧阳青云本命周浩云,是周家在执法堂的卧底!

周明月、周明坤,那对青年男女居然是欧阳青云的一双儿女。

嗜狼卫队。

周家,执法堂。

秦风的嘴角扬起一丝残忍的笑容,古井无波的声音响起,“还有一个问题,我很好奇。”

“公子请问。”卢本初浑身颤抖,低头不敢看秦风。

“你们为什么能够躲过我的神识探查?”秦风问。

这确实是他不解的地方,以这群伏击者的修为根本不可能躲开他的神识探查。

“神识?”卢本初不解,他不明白秦风说的是什么,但是,他却明白秦风的问题是什么意思,赶紧开口说道,“敛息符,我们有敛息符!”

“敛息符?”秦风微微错愕,然后点点头,闻其名,知其意。

是了,在修真界,也有可以隐藏气息的符纸乃至是法器。

只是没想到,这地球之上也有类似的东西。

这引起了秦风的兴趣,能够躲过他的神识探查,这‘敛息符’看来不凡。而能够拥有此物,这执法堂看来确实是有些神秘,秦风提高了警惕。

***********

“拿来。”秦风伸出手。

卢本初先是一愣,然后明白了,赶紧从身上摸出一块方形玉佩,眼巴巴的递了过去。同时眼神中一抹不舍,这敛息符对于他这样的宗师之境来说,都是极为珍贵,也只有他们这些执行特等刺杀任务的高手才能够申请得到。

秦风虚手一招,玉佩落在手中。

“玉符!”秦风自语,灵力输入,探查一番,同时摇摇头,看来自己高估了对方,如此程度的‘敛息符’,秦风只用一方符纸就可以做就,对方却是用玉符,而且看此人的表情,这玉符显然极为珍贵,可见执法堂也并不如他此前所想象的神秘强大。

“这是我执法堂重宝,非常珍贵,公子要是喜欢……”卢本初颤抖着说。

“你的话太多了。”秦风看都没看此人,随手一指。

“呃!”卢本初惊恐和不敢相信的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他显然没想到秦风说杀就杀!

他觉得自己还有利用价值!

更加无法接受的是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

,自己堂堂宗师,对方就如同灭杀一个蝼蚁一般,看都没看一眼。

带着不甘和不解、惊恐的表情,卢本初仰面倒地,眉心一点,已然毙命。

…………

少年怀中抱着小白狐,缓步而行。

身后宛若人间地狱。

shi首遍地,血海凝冰。

断壁残垣。

随手一飘,古剑悬空,围绕一周,无尽寒冰肆虐。

shi首、鲜血、残垣。

一切冰冻。

随之,剑气肆虐。

化作漫天飞灰。

“莫怕,一切都会好的。”怀中的小白狐感受到主人的气息,勉力拱了拱身子,秦风摸了摸小脑袋,嘴角带笑。

一道剑芒闪过,古剑轻轻落下,回鞘。

漫步徐行。

大地归于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只有放鹤亭的断壁废墟,孤零零在夜色中沉寂。

山下,jing灯闪烁……

…………

片刻之后,一处枯败的树梢之上,一个脸上有着长长刀疤的中年人抬起头,满目泪痕,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已经消失不见的身影,鬼魅身形消失在弥陀山深处。

行至半山腰的少年,微微回头侧望,手中摩挲着那一方玉符,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因为未知,才会大意,既然揭开‘神秘面纱’,又有什么能够逃离沧海圣君的神识。只是需要他消耗更多的灵力去探寻罢了。此等粗鄙符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只要有所戒备,不值一提。

留个报sang的,也好。

毁灭,源于恐惧的开始。

游戏,开始了。

***********

淡淡金光萦绕,小白狐舒服的shenyin了一声,不过,并没有醒来。

秦风收功起身。

表情有欣慰,却也有一丝疑惑不解。

经过他的治疗,灵儿的伤势基本无虞,只需要再修养几日,就可以痊愈。

让他困惑不解的却是小家伙体内那一丝陌生的灵源。

小白狐此次能够躲过一劫,还多亏这一丝灵源在关键时刻护住心脉。

只是在治疗的时候,这一丝灵源一开始还对秦风的灵力颇有抵触,只是面对沧海圣君的顶阶灵力,显得没有抵抗之力,最终选择了屈服。

但是,虽然俯首,却拒绝和秦风的灵力融合。

&

-啃-——-书---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

--啃--书-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nbsp;这就有意思了,高阶灵源吞噬和融合低阶灵源,是恒古不变的法则。

除了一种情况,那就是这灵源是有生命的,或者说是来自传承,有自我意识。

看来,等灵儿醒来,自己需要好好‘询问’一番了,这些日子来,这小家伙定有奇遇或者是发生了某种他所不知道的变化。

***********

秦风准备去学校一趟,这些天来,他接到了张秀文的好几个,女孩一直关心他什么时候去学校。

就在此时,他突然接到了冯可儿的。

“秦风,你在南海吗?你把我姐姐怎么了?我问她她也不说。”冯可儿抱怨道。

“有事吗?”秦风皱眉。对于这个有些刁蛮、任性的大小姐,他不太愿意搭理。

感受到秦风语气的不耐,冯可儿气鼓鼓说道:“我爷爷想见你一面。”

“就这事?”秦风问。

那头的冯可儿顿了顿,嘟着嘴说道:“我姐姐也有事情想找你帮忙。”

“你姐姐?”秦风微微一愣。如果冯晓芸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应该直接和自己说,怎么会让冯可儿转达?

“对的!”冯可儿有些心虚,攥着小拳头,给自己打气。

“难道冯晓芸旧伤复发了?不好意思开口?”秦风猜测不已,不过旋即否了这种可能,他亲自出手救治,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

至于说冯晓芸的爷爷要见自己,是要兴师问罪,怪罪自己连累了冯晓芸和冯家,或者是要表达感谢,秦风倒是没有在意,传闻冯长峰是一位武道高手,但是,在秦风的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至于说感谢,冯晓芸现在是他的人,他自然要保。

***********

“也罢,就见他们一面。”秦风心中做出决定,对那头的冯可儿说道,“好,时间,地点。”

“你在家吗?我就在你家门外,总不能来客人了,连一杯水都不给喝吧。”冯可儿抱怨说道。

“不请自来,是为恶客。”秦风淡淡说道。

“你!”冯可儿气得银牙一咬,跺了跺脚,“今天下午三点,杏林斋,过时不候。”

“知道了。”秦风淡淡道,然后直接挂掉了。

“气死我了!”听到里传来的忙音,冯可儿气得跳脚,冲着紧闭的院门愤怒的挥了挥小拳头,然后哼哼几声,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秦风‘看到’这小妮子耍性子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摇摇头,没有去理会。

他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拿出自己从周明坤手中得到的那副,饶有兴趣的研究起来。

而此时,整个华夏武道,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广州市黄埔区红十字会医院
江油市骨科医院怎么样
吉林治疗宫颈炎方法
青岛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
九江看白癜风到哪家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