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造化之主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天明之悲(三更)

发布时间:2020-01-18 14:39:05 编辑:笔名

造化之主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天明之悲(三更)

焱妃位居阴阳家东君,地位介于首领东皇太一和两大护法之间,实力深不可测,曾号称“阴阳术第一奇女“。

为了“苍龙七宿“的任务而以“绯烟“的名字接近在秦国做人质的燕丹,却逐渐与燕丹真的相爱,放弃原有身份,跟随燕丹逃离秦国,成为燕国的太子妃,并生下女主角高月公主(姬如千泷)。

燕亡后成为阴阳家的囚犯,是门派内部谈论的禁忌。

谁也想不到焱妃是东皇太一的女儿。

一声怒吼,让周围众人不无呆住。

月神低着头,不置一言。

“外孙女?”天明一愣,就破口大骂道,“月儿,你竟然是他的外孙女?他还要杀你?这是你人吗?不,不是人,绝对不是人,而是一个混蛋,一个恶棍,一个老王八,一个灭绝人性的恶魔。”

“她真的是我祖父?”

月儿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若不是亲人也就罢了,可东皇太一明显是至亲,却要将她们母女给血祭了,这是何等的惨无人道?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

东皇太一已经顿住脚步,脸色万分难看。

“我终于想明白了!”

张良忽然大声说道,将众人的目光吸了过来。

“想明白了什么?”

楚南公可是知道张良的智慧,绝对非同小可,第一时间询问。

“国师很强大,能一掌将东皇前辈打成重伤!”张良已经倒退几步,来到了楚南公身边,小心的望着东皇太一,“恕晚辈不敬,国师若真的那么强大,加上几位前辈恐怕也无济于事!然而东皇前辈却信誓旦旦,只要来到这里,就有对付国师的手段,什么方法?无非是召唤神龙,恐怕是召唤神龙的真身,到时候就能镇压国师。那么,几位前辈呢?”

鬼谷子脸色微变,他也是一位智慧无双的超群人物,不然根本不可能成为鬼谷子,原先是被仙缘蒙蔽,如今被张良一言点醒,“邀请我们前来,又不主动镇压国师,无非是没有把握,然后让我三人护你,应该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在成仙机缘面前,我等三人,也必然甘愿,一旦你召唤神龙成功,就能镇压国师,那我等三人,恐怕也落不了好!”

“毕竟,能血祭自家女儿和外孙之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张良补了一刀,“这样的人物,只有自身,却无他人,又怎会将成仙机缘共享?”

北冥子和楚南公脸色也都变了。

他们聚集一起,警惕的看着东皇太一。

正如张良所言,能血祭女儿,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事情?

自私自利,又怎能共享仙缘?

不过是想利用他们罢了!

“我真小觑了你!”

东皇太一森然的看着张良,却没有任何解释。

解释?无非是浪费时间罢了。

“不是你小觑了我,而是你太过无情!”

张良摇头。

唉……!

幽幽一叹息,似贯穿万古,降临而来。

众人身前人影一闪,就见楚阳出现身前,让几人无不震惊。

“你竟能从那座山上跨越而来?”

东皇太一的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失声尖叫。

在这里,他都几乎无法飞行,而对方却跨越至少百里远而来,何等的不可思议。

“这就是国师的实力吗?”

北冥子前所未有的露出忌惮之色。

以他的实力,不惧天下任何人,哪怕鬼谷子、东皇太一都是一样,可看到楚阳,他方始明白眼前人的恐怖。

“国师的实力,已经超脱了凡俗吗?”

张良苦笑声声。

“我也想不到,焱妃和月神会是你的女儿,月儿是你的外孙女!”

楚阳原本参悟天碑的气息,助自己悟道,却也没有放弃观察蜃楼的情况,可得知这边的事情,他非常哑然,就踏步而来,“东皇太一,世人都小觑了你!绝情灭性至此,当真前无古人,所谓的仙缘,就那么重要吗?”

“不成仙,终究要死去!”东皇太一已经平静下来,“什么友情?什么亲情?什么权势等等,都不过是过眼烟云罢了,终要深埋黄土中。既然结果已经注定,又何必在意?成仙之后,寿与天齐,或许我能让她们复活,那时享受无尽的永恒生命,永远的陪伴身边,不是更好吗?”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竟然让我无言以对!”楚阳摇头失笑,“你就真的能够成仙吗?你成仙后,就真的能够让他们复活吗?即使能够,你又会做吗?”

“不成仙,一切皆休,又何必管其它?”东皇太一道,“世事苍茫,蝇营狗苟,实在无趣,唯有大道探索,成仙之望,才能激发我的热情!”

“若人人都如你这般,世间还不乱套了?”

“平凡蝼蚁之辈,怎配如我?”

东皇太一狂傲无比。

楚阳住口,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眼前的这一位,明显是重症精神病患者,或者说走入了极端的执念,自身一心,只为了愿望。

若是将他放在天武大陆,说不得,又是一位狂人。

为了自身,可以舍弃天下。

灭绝人性!

一言一语,让周围众人无不震撼。

哪怕鬼谷子、楚南公、北冥子这些看淡了世情,也忍不住摇头。

北冥子能够舍弃天宗而来,因为天宗已经不需要他了,他的弟子晓梦大师已经整合天宗和人宗,重开道门,让他真正的放下了一切。

鬼谷子离开,因为有了盖聂,抓天明,因为他们之间实在是没有什么感情,而天明也不算鬼谷正式的弟子,没有多少愧疚。

至于楚南公,虽游戏红尘,却也有着自身的底线。

可东皇太一却颠覆了他们对人性的认识。

若是荀子在此,或许会感叹一句:人性本恶啊,再加上后天没有教育好,就真的成了灭绝人性之辈!

一时间,场面寂静,唯有轻柔的海风,吹拂而来。

“师父,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月儿迟疑的声音,打破了平静。

她的迟疑,是因为东皇太一的无情,让她开始怀疑一切。外祖父尚且如此,更何况一个师父?

“当然是来救你们了!”

楚阳说着,就走了过去,没有人拦截。

来到近前,一指落在了焱妃身上,解开了禁锢,也助她恢复了伤势,修为开始恢复,不复往日的虚弱。

“多谢先生!”

焱妃诚恳道。

哪怕在蜃楼中,她也听说了楚阳的事迹。

“我是月儿的师父,救你本应当,不用谢!”楚阳又三指落下,将月儿、少司命和天明体内的禁制尽数解开。

“谢谢师父!”

月儿破涕为笑,阴暗的心中,再次洒落下了阳光。

“谢谢先生!”

少司命低低道。

“大叔,你是好人,绝对是个大好人,以后我就跟你混了!”

天明感激,却大大咧咧的说道。

楚阳不以为意,却伸手摄过来一座冰棺,放在了天明身前,怜悯道:“这是你母亲的尸体!”

“什么?”

天明一呆,眼睛就红了。

楚阳没有再理会,而是看向了东皇太一,问道:“我始终不明白,血祭只要姬家弟子血脉就可以,为何又要让焱妃接近燕丹?”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疑问。

还有天明,为何又要算计他?

东皇太一要想培养姬家血脉,应该很容易才对。

北京安贞医院预约挂号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市南院区预约挂号
宁夏最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梅州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宁夏癫痫病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