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生之念

发布时间:2019-06-24 17:36:51 编辑:笔名

运转着身体中残存的一丝灵气缓缓涌进于芊儿体内,韩潇便欲检查一番于芊儿的状况,却忽然面向不远处那矗立着一个大宗门的大山方向望了望。有┇意┇思┇书┇院&来,有人发现这里的动静了,得快点离开。”,韩潇自言自语一一句,然后不再犹豫,脚掌一踩地面,抱起于芊儿腾上半空,以如今自己能达到的全速朝着来路飞驰而去。就在韩潇刚刚离开不久,约莫三四分钟之后,先前感应到此处发生过惊天动地的灵气暴动的两名老者飞至此处。两人衣着相同,望着被毁的不成样子的山林和那躺在满是碎裂山石的地面上的两个尸体和蝠魔的巨大骨架,顿时面色惊骇无比,面面相觑。半空中,早已离开的韩潇托着于芊儿头也不回的向前疾驰着......因为身体伤势不轻的缘故,韩潇花费了比来时更多的时间方才一路飞回昨日入住的那个客栈。一路飞回客栈,冷清的气氛却是让韩潇微微诧异。此时已经时至正午,客栈却并没有多少人进出,看来昨晚发生的事情多多少少让这客栈的生意受了些影响。行入客栈,一路上了二楼的客房,因为结界的缘故,馨儿依旧在深睡眠中。微微挥手间撤去结界,韩潇叫醒了馨儿。看着韩潇身上的血迹,背上的于芊儿也是出于昏迷之中,馨儿当下惊得花容失色。没有过多解释,韩潇便带上馨儿离开了客栈。离开客栈,租了一辆马车,便直接朝着东北的方向行去。按地图的指示,那是遥远的青玉山庄的方向。一路出了宁城,韩潇方才和馨儿大致讲了讲事情的始末。大致的意思便是在晚上,于芊儿遭人挟持。自己付出了很大代价方才将于芊儿救回。本来,对于这种事情,作为一个正常的女孩子,馨儿是该会吃醋的。但是转念一想,韩潇对他没有任何隐瞒,心里稍稍不爽之后呢便是释怀了。只是,看着韩潇身上的血迹,依旧是心疼不已。&们现在是要去哪里?韩潇哥哥,我们先找个医馆吧,你流了那么多血。要好好看看。”马车里,望着韩潇衣服上的大片血迹,馨儿黛眉颦蹙,心疼不已。&点伤不碍事的,放心吧。只是现在的问题......”韩潇一笑,摸了摸馨儿的脑袋,然后又望向车厢另一侧一直昏迷不醒的于芊儿:“师姐到现在都没能醒过来,看来得想想办法。”。随即,韩潇又陷入了沉思。见韩潇沉思起来。馨儿抿了抿嘴,然后没有出言打扰。她突然为自己不懂得修炼而感到有些难过,不但没办法帮韩潇的忙,反而总是因为需要韩潇的保护和照顾而拖后腿。沉思中的韩潇自然不知道馨儿所想。记忆中忽然回想起昨晚那女子在客栈中带走于芊儿时,说过的一句话:“不愧是大通灵境大圆满强者,光是下咒便这般麻烦......”。&咒?”韩潇在心中低喃,然后再度瞅了瞅于芊儿。随即取出得自那修魔者夫妇的两个纳戒。对于修魔者的信息,韩潇只在书中略微看到过。因为这种偏门的修炼者本就记载的很少,再加上自己并未好好留意。&来应该是中了咒印。”韩潇心里暗暗道。然后心里直发毛,咒印也是魔修者的一种手段,类似正统修炼者的封印之术,只是颇为阴暗和恶毒。对于咒印,韩潇完全是一头雾水。看样子,只能看能不能在这两个纳戒中找找解决之法了。心神侵入那两个纳戒,纳戒内的空间,充斥着弥漫的魔气,韩潇的心神掠过那琳琅满目的散发着淡淡黑气的物品,锁定了一个灰黑色的小卷轴。&该便是这东西了吧。”将那个小卷轴从纳戒中拿出,韩潇自言自语道。卷轴上的淡淡黑气散发而出,连马车内的空气都是微微有些阴冷,一旁,馨儿黛眉颦蹙,略感不适。见状,韩潇手指轻弹,一缕淡淡的奇异火苗在空中一阵蒸腾,然后缠绕上手中的小卷轴,将魔气统统化为乌有,这才闭上眼眸,将卷轴放于额头之上,沉入了心神。因为卷轴并不大,内容也有限,所以这般状态并未持续多久。&然有些门道,虽然只是玄阶下等的咒印。”,韩潇大致浏览一番,然后缓缓睁开双眼。望着因为此次的浏览,字迹又是模糊了一大截的卷轴,韩潇随意玩弄了一番,然后将之再次收入纳戒。虽然因为自己并不是魔修者,但是以韩潇仙骨的资质还是看出了些门道。是一种依靠魔气侵入人体内,然后在人体千万条经脉中封住其中非常特殊的一条,致人昏迷的咒术。这种咒印下咒起来费时费力,还非常容易失败。毕竟,魔气入体,修为再烂的修炼者都是能够察觉得到不适,进而进行抵抗,致使下咒失败。更何况,莫说是同修为的人,就算是面对修为比自己低上一两个级别的人,也是非常有难度。莫不是当时那女子先施展迷烟迷倒了心中正愁绪万千的于芊儿,定然是难以下咒成功的。收掉卷轴,韩潇却是不由得再度犯愁,按照从那卷轴上得来的信息,此咒印必须使用魔气才能施展,同样的,想要解除,也是需要能够施展魔气的魔修者。当然,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请比施展这种咒印的人至少高上一个阶别的强者出手,也可以强行破咒。那女子是大通灵境大圆满修为,比她强上一个阶别,那就是......小合一境强者!请小合一境强者出手,这光是想想便是觉得希望渺茫吧。能见小合一境强者一面都是千难万难的事情,更别提让其出手了,这要到哪里去找小合一境修为的强者呢。至于,请修为不低于那女子的魔修者出手,对于并不结识魔修者的韩潇来说,难度同样是不言而喻。&然如此,只有先试试能否驱使圣火之力强行破咒了。要是不行的话,那也只能将她带回圣光殿,让殿主他们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请总殿内达到小合一境的那些老妖怪级别的长老出手了。”,韩潇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这样拿定了主意。圣火对于魔气那简直就是堪称克星般的存在,这在之前韩潇便是彻彻底底的领教过了,只是人体的经脉柔弱无比,圣火乃是志刚之烈之物,将它送入另一个人的体内,这是相当危险的事情,将会极为考究操控能力,如若稍有不慎,伤及经脉,那后果将会非常凄惨......莫说是如今自己状况极差,就算是自己状态之下,那也是必须慎之又慎的。所以在这之前,还是需要先将自己如今糟糕的状况彻底调整过来啊......&儿,我们出发多久了。”韩潇吐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问道。&经有快四个时辰了,韩潇哥哥。”馨儿闻言,乖巧答道。&四个时辰了么......饿了吧,距离下一个城市应该不远了,我们就到前面那个城市休息休息吧。”,望着馨儿可人的模样,韩潇心中的烦扰似是消减了一份,亲昵的摸了摸馨儿的脸,看了看地图笑道。(未完待续。。)

大庆癫痫哪家医院好
龙岩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陕西医院治疗牛皮癣

上一篇:劫道众生1

下一篇:抗日之强战兵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