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下下载安装

茄子视频下下载安装已关闭评论

我们这边前脚进入荒凉的院落之内,七杀剑宗那边便已经得到了消息。

嘭!

七杀剑宗的一处大殿之内,一张古朴、大气的石桌轰然炸裂,碎屑纷飞,没有一块超过拇指大小。而此时,这大殿之内还有五人在场。

对于激射而来的随便,四人都是无动于衷,仿佛那碎片根本就是一些轻飘飘的纸屑一样。结果也真的便是这样,那些激射的石屑在冲近四人身前之时便已经在啪啪的轻响声中化成了粉末。

“老二,你何必这么生气,只是死了两个弟子而已,你弟子不是多的是?”一人阴阳怪气的说着。

“这两个弟子对于老二来说可是不太一样的,哥哥。”

“哦,倒是忘了这个事了。”被唤作哥哥的人拉长了声调说。

“你们两个娘炮是想找死?”被唤作老二的人一声怒喝,手掌嘭的一声握紧,一股狂暴的气势瞬间便是已经从身上升起。

“谁杀了你的弟子,你去杀了便是,何必动这么大的火气,再说,你门下弟子众多,再挑选两个出类拔萃的,相信老二你,不出十年,还不是一样有两个核心弟子?”另一人说话,此人一脸的憨厚,面黑如炭,一脸的络腮胡子,满脸忠厚之相。

“还有你们,老三。既然知道老二痛失爱徒,你二人何必再去揭他的伤疤,这不是火上浇油吗?”此人继续说话。

这时候旁边却是有一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却是一名中年女子,高高的挽着一个发髻,手里挽着一把拂尘,俨然的衣服道姑打扮,一身衣袍也是极素。

“你笑什么?老五。”黑面的男子看着女子问了一句。

春天的发生

“我笑老四你,口口声声的说着老三他们兄弟二人是火上浇油,不过在我看来,他二人也只是嫉妒老二的位置而已,这一点,咱们七杀剑宗里没人不知道,反倒是你,何必非要提醒一下老二呢,你这火点的,可是比老二厉害多了。”女人老五说。

嘿嘿……被称为老四的黑脸嘿嘿笑着,一样还是一脸的憨笑,只是眼睛中偶尔闪过的精光,能够让人感觉到一阵阴寒。

这五人便是七杀剑宗的四位长老,也是七杀剑宗内真正的掌权人物,全部都是达到了命境**重的境界。当然,七杀剑宗之内不可能只是这么几位高手,比如那个一直没有出现的大长老,即便是他们五人,也是常年未见一面,到现在也不知道这大长老的下落,似乎是早就没了音信。而剩下的几位高手要么深居简出,要么便是游戏江湖,根本就是多年也未在宗内露面。

所以,如今这偌大的七杀剑宗,便是由五人掌权,二长老掌管着东宗,宗内数十万弟子,顶级的弟子也有上千之数。

其次则是三长老,这三长老却是两人,双胞胎的兄弟,从小焦不离孟,所以,这三长老的位置自然也是两个人一起做,两人的实力较二长老低了一重,但是也是达到了命境八重的境界,而二人从来便是不服二长老,如果不是二长老始终凭借着实力压制二人,想来,这二长老也早已经被这二人碎尸万段了。而二人则是掌管着西宗,与二长老遥遥相对,分庭抗礼,门下弟子也就数十万之数。

位居第三的便是那黑脸的四长老,宗内无论弟子还是长老,背后里都是叫他“黑心鬼”,长的一副忠良憨厚之相,实际里却是满肚子的坏水,实力也是命境八重,掌管着北宗,门下弟子也是一样,数十万,而且,多是心思缜密之辈,如果论起综合实力,倒是应该算是四宗的第一,毕竟,北宗的弟子手段实在是太多,而且,多是阴毒手段。四宗弟子也是多有摩擦,有个死伤的事情,也是司空见惯,而四长老对于这些也是毫不理会,甚至还有意无意的推崇这种做法,至于心里是如何打算的,外人却是不知,只是知道,每次有事,他北宗的弟子几乎必定在场,而且,还很少受到伤害,多是其他三宗的弟子吃了大亏。

第四的则是五长老,女人,每天都是一副道姑的打扮,说话也是直来直去,似乎是四人中最好相处的一个,但是这些也不过是表象而已,如果真的论起手段来,也许那黑心鬼的四长老也未必是其对手,只看她简单的几句话就是在其他四位中间点起了一把大火的手段便能了解一二了。真格的是道貌岸然、人面桃花、却是心如蛇蝎。而五长老则是掌管着南宗,门下弟子同样数十万,只是这南宗之内却是女弟子居多,也许是因为长老是女人的关系吧。

五位长老,排名二、三、四、五,如今看似是一片天下太平的坐在这里论事,但是其实众人之间的关系,众人也是十分清楚,而且,早在多年之前,几人之间便已经不再避讳,明明白白的开始喊打喊杀。

五人争的热火朝天,却也是有着克制,原因则是因为两人,一个是那多年未曾露面的宗主,二则是大长老。宗主自不必说,拥有着绝对的实力,早年之前便已经突破到了神境,收拾起他们这些人来,真的不会比碾死一只蚂蚁困难多少。而大长老,也是深入简出,极少参与宗内之事,只要几人闹的不是太过火,这人便权当没有看见,大长老的境界也已经是命境九重,而且,已经多年,只是却从未传出有过突破的传闻,众人自然也是朝着大长老天资所限,终生成就便是到此这方面考虑。只是因为大长老浸淫命境九重多年岁月,这九重的感悟,只怕是一般的半神境的强者也未必能够撼动。

所以,五人还是怕的,很简单的原因,因为实力,因为这二人都有着弄死自己的实力。

再说宗门之内,弟子自然也是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凡境、灵境、魂境、命境都是分的清清楚楚,而一旦达到了命境六重的境界,那么便马上会进入长老的层次,宗内也是会为其指派一些任务,管理一些宗内的人事。

命境的境界,无论是放在哪里,都已经是出类拔萃的存在了,即便是在深不见底的流云派,命境也绝对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层次,是其他境界所不敢窥探的。

所以,七杀剑宗命境的弟子有一个单独的区域,区域甚大,相比起其他境界的弟子,单单一个生活条件,就是天壤之别,如果把命境弟子的条件比喻成别墅,那么魂境的弟子顶天了,也就是茅草屋的程度。

而这些命境的弟子在七杀剑宗之内还有一个称呼,便是顶级弟子,而在这顶级弟子之中,还有一个层次,便是核心弟子,那些弟子虽然境界层次不齐,但是无一不是人中龙凤一样的存在,都是有着极大的希望冲击命境六重,进入长老层次的人选,而灰行和何欢二人便是这样的核心弟子,即便是拥有着顶级弟子千人的二长老,这样的核心弟子也不过区区几十人。

本来这次试炼的最重要一个环节便是斩杀任意众人,而二长老也是拼了老命,在四位长老中间,争取到了这个机会,目的自然是为两位核心弟子创造机会,一鸣惊人,说白了,就是人间的“镀金”。

在单位中任着副职,没人搭理你,领导想要提拔你,你总得有点政绩不是,就算没有政绩,起码也得有点基层的工作经验不是?所以,便是有了这“镀金”的说法,冠冕堂皇的说是下乡历练,增加基层工作经验,贴近群众,体验百姓疾苦,暗地里,又有几个不是喝的桃花酒,睡的温柔乡,搂的血汗钱,满口的仁义道德,背地里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全是屁话,却苦无人倾诉,只能是狠命的憋着,直到憋坏了五脏六腑,最后连心都是成了黑色。

而二长老的想法和做法,便是典型的“镀金”,在他看来,这任意一伙,无非就是蝼蚁,再他的眼中,只能是垫脚石的存在。所以,二长老便是大笔一挥,批了两名比较得力的核心弟子去“镀金”。他却哪里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镀金”没有镀成,最后反倒是成就了人家一伙人的“金身”,这如何能让这二长老不怒,所以,才有了之前的一掌拍碎了石桌的事情。

“你们几人也不用在这里叽叽歪歪,咱们五人心里都是心知肚明,至于老夫弟子的事情,老夫自然有着自己的想法,不用你们在这里教老夫做事。”二长老说完冷哼一声,袍袖一甩,送客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其余几人看见二长老的动作,虽然眼中有一丝怒意,但是最后却都是嘴角一咧,扯出一丝微笑,随即便是安安静静离开了。毕竟,众人都是有着自己的目的,比如三长老的挑衅和激怒,四长老的火上浇油、挑拨离间,五长老的浑水摸鱼等等,都是达到了目的,继续留在这里也已经没有了什么必要,又何必看他的臭脸。

四人离开东宗大殿,出得门外,对视一眼,随后便已经互相假惺惺的一拱手,随即各自离去,只有五长老还是站在原地,略微沉吟了片刻,随后见得周围无人,而且,天色已晚,脚下微微一跺,一道玄妙气劲涌出,几息之后,便是失去了踪影。

五长老身影消失,东宗大殿的巨大石窗之后,二长老哼出一声冷哼。

夜凉如水,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北宗大殿之外,轻盈落地之后,身形一个转折,已经笔直的射向大殿之后的一处院落,而这院落正是四长老平日里修炼、起居的院落,院落之中有数间房舍,房舍不算太大,但是也是修葺的富丽堂皇。

人影落地之后,脚下再次一动,已经笔直的朝着一处房舍走去,随后更是推门便进。

片刻之后,房间之内已经是一片春光,虎啸狼嚎之声顿起,床榻摇曳之间,一把精致拂尘啪嗒一声掉在了散落在地面上的亵衣之上。

又是片刻,一声愤怒吼声响起,随后便是安静了下去。 几息之后,屋内微弱灯光亮起,一道曼妙人影映在窗前,看样子,却是正在整理着三千青丝,还有凌乱衣衫。

再过片刻,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道人影手持拂尘而出,一脸圣洁之光,随后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西宗,同样的一处院落之中,片刻之后,同样一道人影再次落下,行程依旧。只是那屋舍之内等着她的却是两个男人,同为三长老的双胞胎兄弟二人。

虎啸狼嚎之声自然又是上演,片刻之后归于平静,人影离开。

片刻之后,人影返回南宗。

回到屋舍之中,五长老轻轻褪掉衣衫,随后滑入一处正冒着腾腾白雾的水池之内。

几息之间,五长老满头秀发全是细密冰晶,就连睫毛和耳边绒毛之上同样也是爬满了细密冰晶。原来,这水池之内却是一池的冰水,而且,看样子,这冰水也不会是普通冰水。

大概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五长老双目陡然睁开,全身上下一层薄冰在咔咔的轻响声中裂开,随后沿着嫩滑肌肤滑入身下冰池之内。

五长老长身而起,浑身冰霜滑落,身体之上也是升腾起浓密白色雾气。片刻之后雾气散去,五长老已经一身道袍,嘴角带着一丝浅笑的打量着自己白皙的手臂。

“这功法果然是神奇,怪不得老二那个死鬼每天都是躲躲藏藏的收着,只是可惜……”五长老没有说完,却是眼中精光一闪,随后一掌挥出,窗外一只夜蝠啪嗒一声落地,已是被整齐的分成了两半。

“只要再有半年时间,我便可以修成这阳成诀,到时候,七杀剑宗……”五长老抿嘴一笑,如同少女含春。

五长老此间如此,而其他几处也是各怀心事,却全都是一脸欣喜,却不知众人到底是喜从何来。

——————

众人踏入这荒凉院落,瞬间便已经知晓这院落能够如此荒凉,却又保存的如此完整的原因:这里的重力非常正常,一如地府之中其他地方一样。

众人自是欣喜,一是因为这地方分明就是这片古城中的核心地带,不然那贯穿始终的重力绝不会在此处便是消失不见。二是因为月牙儿总算是可以从小七的剑冢之内出来了。

小七心内呼唤一声,最后 进入的沁心和月牙儿挽手出现在大家面前。

本以为,如此漫长的百年时间,月牙儿一定是已经如同其他的孩子那样憋的快要疯掉,却哪想,月牙儿这丫头出现之后,依然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和众人叽叽喳喳的打着招呼,浑然没有在她的身上感觉到有半分憋闷的感觉。

看着月牙儿的样子,我最终也是无奈摇头,这时候才想起来,以月牙儿这丫头的成长经历算起来,这百年,还真的就是匆匆一瞥而已,真正的是弹指一挥间。只是想到此处,却又是觉得有点残忍,尤其是这种孤独放在一个“这么小的孩子”身上。

说实话,如今在这地府之内,即便是除去奈河百年时间不算,也足有百年光阴,可惜,我始终是没有办法把自己真正的当成一个地府之人看待。

此时,洪波也是轻轻放下了青衣,随后绾灵心走进青衣身前,仔细查探一番,随后并指点出,数次快速的点击之后,青衣略有痛苦的表情终是平静,片刻之后,均匀呼吸声响起,想来也是安然睡去。

“怎么样?”我凑近绾灵心身边问道。

“没事了,只是精神力和灵力都损耗的过于严重,即便他是灵体,只怕也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如初。”绾灵心平静说道,随后却是嘴角扯开一丝笑容,转而朝着我看了过来。

这丫头,如今咱们虽然安全,但是也绝对只是暂时的,而且,青衣现在还是这个状态,什么时候醒来也是未知之数,她居然能够笑的出来。

“这样也好,咱们也总算能够安安静静的呆一会了。”绾灵心说,说完也是没有避讳众人,直接便是把脑袋靠在了我的肩膀之上。

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我现在的心情,真的有种虽万夫来,我一人足矣的感觉。这要是在人间,我绝对蹬上跑鞋,直接来上一个五公里,全副武装!

而正在我沉浸在无边的幸福中的时候,面前的茅草屋突然传出一声咯咯吱吱的响声。

众人侧目,于是便看到让众人几乎想要杀人,哦,不,应该是杀猴的一幕。

猿王从茅草屋里钻了出来,手里拎着一根棍子,棍子儿臂粗细,长也有丈许。

本来猿王拿着这棍子出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可惜,这个傻 b 是立着拿出来的。那茅草屋的屋门本来就是低矮,猿王进入的时候也是猫着腰进去的,但是现在这么一根比猿王还要高出去不少的棍子这里立着出来,后果可想而知。

于是,茅草屋开始吱吱呀呀的连环响动,然后便是前后左右毫无规则的一阵晃动,终于,茅草屋发出一声吱呀的脆响之后,轰的一声倒在了猿王的身后。

一时间,烟尘四起,茅草乱飞,木屑纷飞。

我觉得有点头疼,一是因为猿王的智商,就这智商,插秧都不敢用。二是因为这茅草屋,这么诡异的古城,这么诡异的院落,这么诡异的茅草屋,这些结合在一起,怎么看,这地方都不是一个平常的地方,怎么看,这地方都像是上古大神修炼的僻静之所。然后,这种绝对比的上文化遗产的茅草屋,就让猿王扯着一根棍子生生的给捅成了一堆毫无用处的建筑垃圾。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旁边的刘结巴倒是嘴快的喷了出来:“你丫的是不是傻?浑身上下除了肌肉是不是就没有别的东西了?你就不会把那玩意竖着拿出来吗?玛德,老子晚上去哪住?”

咣当,有重物坠地的声音,却是洪波不小心把止戈盾牌掉在了脚下,此时正呆愣愣的看着刘结巴。

握草!牛逼!不疼吗?我看着洪波,然后看着那止戈盾牌笔直的砸在洪波的脚背上。

果然,几息之后,洪波似乎总算是反应过来,嗷的一声跳起,抱着自己的脚丫子连蹦带跳的倒地了。

这也不能怪洪波,刘结巴说的很有道理,只是可惜,他最后的目的居然是因为自己没地方睡觉了。先不说我们这些人到了如今的境界,睡觉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事情了,就是需要睡觉,我们也未必非要钻到屋子里去睡吧。当然,那种睡觉的时候,是一定要进屋的。当然,如果实在是想亲近大自然的,那也没办法,只是需要找一个僻静之所,别有伤风化以及受风便好。

“老子是竖着拿出来的。”猿王瞪着刘结巴,紧了紧手里的棍子。

我一点不怀疑,如果继续下去,猿王很可能会抡起棍子直接爆了刘结巴的脑袋。

“你应该这样竖着,傻 b 。”

“傻 b,老子就是这样竖着的。”

“你那是立着。”

“你那是立着,我这是竖着。”

……

于是,二人开始吵架,洪波揉着脚丫子;月牙儿早已经笑的趴在了地上,正在狠命的晃动着两条小腿,踢着身下的地面;沁芯则是拍打着怀中熟睡的青衣的胸口,笑的前仰后合,同时把青衣的胸口拍的嘭嘭直响。玛德,这样不会肋骨骨折吗?我给青衣祈祷。小七则是站在我的身后,一脸迷茫的看着猿王和刘结巴二人,嘴里低低的嘟囔着:到底怎么才算是竖着呀?

我感觉腰上开始传来疼痛,而此时,绾灵心已经把脑袋狠命的抵在我的胸膛上,肩膀一耸一耸的,样子很明显是在笑,但是却又在拼命的忍着笑。

臭娘们,你想笑就笑吧,不要忍的这么辛苦。如果你非要忍,我建议你应该掐自己腰上的肉,而不是我腰上的肉。

ttshuo

Category: 未分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