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观看左手app

在线观看左手app已关闭评论

.630shu.co,最快更新龙零最新章节!

(第六卷——无尽的烽烟,是本书开头阶段的最后一卷,这一卷写完也就标志着本书的开头部份写完了,所以本卷的章节跨度可能会有点大,大约在200-00章节以上。而这一卷又是重点卷,所以希望-; -。在这里,唐尸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谢谢。

细雨洒落在叫喀尔斯的宁静小镇上,天空中紊乱的气流卷着雨水不停的改变方向,这种阴霾的天气已经持续很多天了,压抑得镇上每一个人心里就像堵了一块石头。

镇不大,而且并不富裕,老旧的街道已经破损得很严重了,石板与石板之间的缝隙中长了不少的荒草。这个月份的天气并不冷,七月底正是炎热的时候,只是这连续多日的小雨让这里多少有了几分凉意。

街道拐角处一户居民家的房门打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拿着一只羊皮酒袋走出门外,他左右了一下,然后缩着脖子冒着细雨快步走上了街头,嘴里嘀咕着:“哎,这倒霉的天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变好。”

往年的这个时节喀尔斯小镇上都会下雨,只是这一次下得特别长。

“嘿,前面的人让一下。”一辆披甲兽拉的木制篷车从街道上驶过,驾车的车夫催促着前面的人躲开一点。车轮压过地面松散的石砖,石砖下的泥浆水都挤了出来,溅到了正要去打酒的中年男子身上,惹得他一阵怒骂。

篷车没走多远就在前面的一家酒肆前停了下来。

这个酒肆实在小得有些可怜,用皮毡在屋子前搭了一个简易的篷子,左右都挡着风,临街的一面开着。篷子里摆了四张厚实的原木桌子,桌子旁边摆了几条长条的板凳,只是这桌子凳子实在老旧得很了,裂开的桌缝里,都积满了黑色的泥垢。

中年男子也正要在这家酒肆打酒,见篷车停下来,便怒气冲冲的走过去,要骂一骂驾车的车夫不好好驾驶。忽然篷车的车帘拉开了,一个明艳动人的白衣女子从车箱里出来,中年男子刚走过来,话到嘴边的脏字还没说出口,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这白衣女人小心翼翼从车子上下来,似生怕溅起的地上的积水,她见眼前的中年男子面带怒气的对着自己,不由问道:“有事吗?我惹着了?”

中年男子一愣,忙摇手道:“不,不不不不,只是一点小事。”

可爱黄帽子女孩水嫩白皙脸蛋俏皮写真

白衣女人见他裤子上的泥水,歉意道:“抱歉,把的衣服弄脏了,实在很对不起。”

“啊啊,没关系没关系,这衣服早就脏了,早该换掉了。”

白衣女人呵呵一笑,这一笑把中年男人都呆了。

这时车厢里又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到了吗?”

“到了到了。”答话的是驾车的车夫,他喜笑颜开的着车厢,似等着车厢里的人出来。

过了一小会儿,一只嫩白的手再次拔开了车帘,一个黑衣女人从车厢里出来,她轻掩着嘴打了个哈欠,原来她一直在车厢里睡觉。

酒肆里本就有几个客人喝着酒,见篷车里出来两个漂亮的女人,立时把他们的目光都吸引过去,连正在给客人舀酒的酒肆老板,也忘了接下来的动作。

在这种倒霉的天气到美丽漂亮的女人,的确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打酒的中年男子心里的火气顿时消了,呆呆的站在雨中,竟不知道到篷子下躲雨。

篷车停在酒肆前,自然是来酒肆的客人,所以店里的酒客们很希望她们走进来喝上一杯。

酒肆的老板是个干瘦的小老头,光秃发亮的脑门上只剩下几根枯黄的发丝,他见两个女客正往酒篷里走,一裂嘴,露出满口的老黄牙,迎上去笑道:“两位客人请进来坐。”

皮毡篷子上正滴着一串串的雨水珠帘,两个女人瞧着雨帘,很快的闪了过去。这种天气,谁也不愿意把身上弄湿。

打酒的中年男子到她们进了酒肆,这才回过神了,跟着进去了。

酒肆里的客人不是很多,只有六个人,却把四张桌子部都坐上了,其中有三张桌子都只坐了一个人,还有一张桌子旁却坐了三个人。这六个客人都是男客,他们向这两个女人,希望她们能坐在自己这里,在这个邋遢的小酒店里,能用两个美女陪着喝酒聊天也是好的。

白衣女人似乎很喜欢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她脸上扬起了一丝笑容。黑衣女人却不太喜欢,但也不是很反感,必竟自己的容貌能吸引异性的注意,是任何女人都为之高兴的事。

这两个女人打量了一下酒肆里的环境,把每个客人都在眼里,最后走向了篷内靠里角的一张桌子。

这张桌子上坐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红褐色的头发、茶色的眼睛,一袭灰黑色立领的外衣和一条蓝黑色的裤子。他是这整个酒肆里唯一一个只了这两个女人一眼,没第二眼的人。此时,他正专心的剥着盘子里的花生米,一颗一颗不紧不慢的吃着。

“我们可以坐在这里吗?”说话的是白衣女人,她说话的声音很甜,笑得也很甜,脸上还带着一丝媚意。只是她的话,酒桌上的男人就像没听到一样,仍在剥着他的花生米,即没说可以,也没说拒绝。

白衣女人脸上闪过一丝不高兴,显然很少有男人能拒绝她,但她马上又笑了:“不说话就是同意了。”说完也不等他说话,就坐在了旁边。

酒肆小老头一直跟在旁边,见她们坐下,才问道:“两位客人要点什么?”

黑衣女人问道:“这里有什么?”

老头笑道:“我这里有的当然是酒,除了酒以外,还有下酒的牛筋牛肉、炒花生和煮蚕豆。们要是饿了,我还可以给们煎上两个鸡蛋,卷一张大烙饼。”

白衣女人笑道:“行,把刚才说的这些都拿上来,我们都要。”

老头问道:“那酒呢?”

白衣女人笑道:“不喝酒,我们来这小酒篷干什么?”

老头应道:“行,一会儿就好。”

“嘿老板,给我打两斤谷酒啊。”中年男人拿着酒袋晃了晃。

“酒勺在那儿,自己打吧,别打多了。”小老头见是店里的老熟客了,也懒得招呼他,在煮锅里捞起牛筋来。

“小气的,多勺一点也亏不死。”中年男人拿起酒勺就要去舀酒。别这酒桶又老又旧,连箍着桶子的铁圈都生锈了,可酒盖一打开,顿时飘香四溢,香得很。

一个酒客赞道:“小老头,人长得这么糟糕,酒倒是不错啊,一闻到这酒香,我肚子里的酒虫又醒了。”

老头露着黄牙笑道:“嘿嘿,我的酒是陈年的老谷酿的,里面兑了花妖采的花蜜,当然香。”

那酒客奇道:“这里还有花妖?我倒没听说过喀尔斯地区还有花妖这样的妖精生存。”

花妖一向只生活在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地区,所以平时人们很难见到,而喀尔斯地区位处伏尔坎和伊德索地区右侧,后这两个地区比较荒芜,森林覆盖面很少。喀尔斯地区虽然相比森林树木多了不少,但还不至于达到有花妖、林妖出没的程度。

老头嘿嘿一笑,随手一召,阵光中出现了一个小人模样的妖精。

那酒客惊呼道:“真的是花妖,原来是的守护啊。”

花妖模样小巧精致,身高通常在40-60厘米左右,都是娇美的女性模样。眼前这只花妖青黄色皮肤,两包鼓鼓的椒乳微微挺着。她身上缠着两根藤枝树叶,绿油油的发丝间开了许多粉色的花朵,尖尖的妖精耳朵,耳后三根青藤支了起来,末端各开着一朵金色的花朵。这花朵散着淡淡的金光,如果在深山老林的夜晚到成群的花妖飞舞,一定是种奇观。

书籍里说,花妖是从上千年的老树精的花朵里生出来的,天生就有奇异的香味,一旦她出现在树林花海中,必然会有成群的蝴蝶蜂虫相随。

果然这只花妖一出来,醉人的香气很快充满了这个小酒肆,只见她浮游在酒桌上方飞来飞去,一脸的天真无邪。只是她似乎不太喜欢这里的空气,或许是没有树木花草的缘故吧。

老头只是让众人了一眼,便很快将花妖召了回去。

另一酒客道:“真是漂亮啊,这么漂亮的妖精,真想养一只在家里做宠物。”

老头见众人羡慕,很是高兴,说起话也得意了几分:“哪有这么好的事,城里的宠物市场可没有花妖卖给。我这只花妖是我去魔兽森林亲自捉来的,费了不少劲呢。”

这话一出,四座顿惊,连那两个漂亮的女人也把目光投入了他。

老头早料到他们的反应了,因为他每次说出这样的话来时,总会引起别人的吃惊。对于女人来说,她们总会自满于自己美丽的容貌,而对男人,无疑实力才是他们最引以为豪的资本。

……

Category: 未分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