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视频为什么ios安装不上

葡萄视频为什么ios安装不上已关闭评论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章节内容开始–> “没有权利关我,我会报警的,我真的会报警的。”付琦姗失声大喊。

只是,如同裴辰阳说的,她没有手机,没有后台,没有任何可以报警的条件,更没有扳到裴辰阳的实力。

“时间到,既然敬酒不喝,只会请喝罚酒了。”裴辰阳笑容收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没再和付琦姗浪费时间,而是之间转身,朝着门外走。

这一幕,让付琦姗有些没有回神,跟她想象中的大概不一样。

只是走到门口时,裴辰阳的脚步停下,却朝着外面的保镖吩咐。

“将她送回原来的位置,什么时候说了,就放她出来。”

至于不说的后果,虽然没有点名,不过已经亲身经历过的付琦姗比任何人都懂。

她的脸色一片煞白,浑身颤抖着朝着门口跑,“裴辰阳,不能这样对我!”

只是他的脚步越来越远,而她,却被两个保镖彻底拦住去路。

“啪嗒”一下,房间门被他们关上,将付琦姗暂时锁在房间里。

日系体操服少女运动场上写真

她心如死灰,不停剧烈地拍打着门板,大叫:“放我出去,们放我初秋。”

没有人回答她,付琦姗只觉得房间的寂静让她整个人要疯掉了。

持续大声喊了许久,奈何房间的隔音太好,压根没有任何效果。

而已经精疲力竭的付琦姗,却浑身脱力,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她后悔了,她不该这自信,敢再裴承德的面前胡言乱语,搬弄是非的。

付琦姗从裴逸白安排看守她的人手底下跑出来,完全是个巧合。

只是这个巧合,让付琦姗重获了自由,对于她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只不过,再躲避了追击的人好几个月付琦姗已经身无分文。

她知道,自己再拿不到钱,估计就要上街乞讨了。

而有意思的是,她在街上游荡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赵萌萌,大腹便便,跟付琦姗印象中的赵萌萌完全是判若两人。

于是,她跟踪了赵萌萌几天,再加上赵萌萌之前喝裴辰阳的事情弄得对沸沸扬扬,付琦姗便确定,这个孩子肯定是裴家的。

于是,她才佯装是医院的护士,潜入裴承德的病房里,将赵萌萌怀孕的事情告诉他。

并且以此为威胁,要求裴承德支付一定的封口费,否则立马将这个消息曝光出去。

而结果,便如此刻。

她没有从裴承德手里拿到一分一毫,却被后面来的裴辰阳追击上了,并且还可能,又要再一次失去自由。

付琦姗真的怕了,被关起来,远比没有钱来的可怕。

“放我出去,我说,我全都说!”付琦姗尖叫着改口。

这之后没多久,真相就传到了裴辰阳的耳朵里。

“为了钱?”裴辰阳不太相信。

总觉得理由不会是这么简单。

“是的,她是这么说的。”保镖回答道。

“二爷,那接下来,要怎么做?”

等了许久,没有得到裴辰阳下一步的指示,保镖心里带着隐隐的不安。

“再关几天,看她怎么说。”

这么轻易地改了口,让裴辰阳对付琦姗的答案产生了怀疑。

再者,付琦姗在他给她机会说实话的时候,不说,却非要拿乔。

所以这个结果,都是她应得的。

只是,当这个消息传到付琦姗的耳朵里,得知就算是自己说了实话,裴辰阳也没有直接放过她的时候,她直接气得晕过去。

再一次醒来,已经回到了之前那个被关的房间。

付琦姗便对裴辰阳各种咒骂,“裴辰阳,这个卑鄙小人,说话不算话,伪君子!”

只是这一切,裴辰阳丝毫不知,只是付琦姗一厢情愿的发泄罢了。

这边,裴太太为了裴逸白的消息,在裴辰阳身边各种打探,只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松口。

但是,有一句话没有变。

“嫂子,逸白没事,还活着,大可放心。”裴辰阳还是那句话。

若是说出裴逸白并不想急着回来,或许会伤到他大嫂的心。

不过,那是事实。

“既然还活着,让我见他一面有什么不行的呢?我知道了,逸白他一定还在责怪我。”裴太太说着,老泪纵横。

当初那样的情况,她怒极攻心,将怒火转移到裴逸白的身上,也是在所难免。

只是,她现在是真的后悔了。

“辰阳,大哥说的话,不要放在心上。他也是压力大,对逸白的事情太担心了,再加上自己身体的原因,才会……”裴太太沉重地叹了口气。

她真的怕,裴承德说的那一番话,让小叔心里产生了芥蒂。

裴辰阳完全是裴太太亲眼看着长大的,说是自己的小叔子,其实跟自己的亲儿子也差不了多少。

“嫂子,放心,我没往心里去。”裴辰阳莞尔。

之后,找了个理由,将裴太太打发了回去。

对于裴逸白的事情,无论如何也没有松口。

而离开了公司的裴太太,心事重重。

怎么都不愿意说实话,真是愁人。

到底怎样,辰阳才会松口?

裴太站在裴氏国际的门口,沉思了许久。

之后,她眼神一亮,想到了一个方法。

就这么问,辰阳不愿意说,如果是更有心意的做法呢?

至于裴辰阳想要什么,裴太太这会儿,不会不清楚。

“小李,先不要开车的回家,去一个别的地方。”裴太太将头发撂到耳后,深呼吸一口,才上了车。

既然说,赵萌萌怀孕了,那么她无论如何都要去见见,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车子行驶了一段时间,车窗外景物飞快地滑过,没多久,小李将车子在赵家的别墅前停下。

“夫人,赵家到了。”

裴太太从沉思中回过神,理了理衣襟,这才从容淡定地下车。

她按了赵家的门铃,来开门的佣人不认识裴太太,回去请示赵母。

抱着孩子的赵母走出来,看到裴太太之后,脸色骤变。

“不认识,不用开门。”赵母沉着脸便转身往屋子里走。

裴承德的夫人,她如何能不认识?只是赵母不愿意给裴太太这个脸面,不愿意和她见面罢了。

大门外的裴太太见此,差点气得七窍生烟。

Category: 未分类

标签